營養保健
善存綜合維他命
小甜甜瘦身祕方
美白牙齒貼片
骨骼關節保健錠
體內環保減肥茶
深海魚油
  護髮計劃
KirkLand
頭髮保養配方
指甲保養配方
肌膚保養配方
  男女交友
網路交友
男同志交誼
長青族交友
菲律賓語交友
法語交友
韓語交友
義大利語交友
德語交友
拉丁裔交友
第一百七十二章 康巴阿公

連長不以為然,說道:「說啥子古墳嘛,藏區都是天葬,哪裡有得啥子古墳,一定是那些特務龜兒們搞出來駭人的,你們就不會動動腦殼想一下,格老子的,我就不信。」

老喇嘛久跟漢人打交道,漢話說得通明,見大軍的官長不信,便決定跟著我們一道去,免得我們驚動了凶山鬼湖,藏族是個崇拜高山大湖的民族,在他們眼中,山和湖都是神明的化身,除了神山與聖湖,一樣有邪惡的山,與不吉的湖,但是這些地方,都被佛法鎮住了,喇嘛擔心我們這些漢人不明究竟,惹出什麼麻煩,但是這些話不能明著從嘴裡說出來,只好說是帶路,協助大軍。

連長見這老喇嘛自願帶路,當然同意,說了句:「要得。」便帶著我們這支臨時拼湊起來的增援分隊,從「不凍泉」兵站出發了。

我在旁聽了他們的話,心想我們這位連長打仗是把好手,來崑崙山之前,雖然也受過民族政策的培訓,但對於西藏這古老而有神秘的地方,瞭解程定還是太低了。

當時我年歲也不大,對陵墓文化與風水秘術只窺皮毛,但我知道,在藏地,火、水、土、天、塔這五種葬俗並存已經有幾千年了,土葬並不是沒有,只不過非常特殊,在西藏是最不祥的一種墓葬,為正常人所忌諱,犯有大罪的人才會被在死後埋入土中,永遠不得轉世,說不定荒廢的大鳳凰寺中,當真會有這麼一座古墳。

十年後我才完全瞭解,原來藏地的土葬,也並非是我當時所瞭解的那麼簡單,古時有很多貴族受漢化影響,也樂於接受土葬的形式,在瓊結西南的穆日山上。有大量公元七八世紀前後,土蕃王朝歷代宗普的墓葬群,大約有三十座。被世間統稱為「藏王墓」,均為方形圓頂,高達數十米,以土石夯砌而成,裡面埋的最有名的,就是松贊干布,有很多人說這就是塔葬地形式,但其本質,與唐代的山內陵無異。

不過在當時那個時代,這些話自然是不能在部隊裡講的。身為革命軍人。就是要服從命令聽指揮,上級讓做什麼,就做什麼。

從我們出發地地方,到山埡處的「大鳳凰寺」,距離並不遠,但沒有路,山嶺崎嶇,極其難行,海拔落差度很大。千里不同天,山樑上還在下雪,山下卻又是四季如春。荒涼的「大鳳凰寺」一帶,本是無人區,只因為這裡的山門前,有一片一年到頭長綠的荒草甸子,偶爾會有些藏族牧民到那裡打些冬草應急,因為那裡的山不好,湖也不好,以前經常有人和畜牲莫名其妙的失蹤,所以牧民們能不去的話,還是盡量不去。

喇嘛牽著他那匹托東西的老馬,在最前邊帶路,走了將近半天的時間,轉過了幾個山彎,雪下得突然大了起來,天空鉛雲低垂,鵝毛般地雪片,鋪天蓋地地撒將下來,四周綿延起伏的崑崙山脈,如同一層層凝固住了的白色波浪,放眼望去,到處披銀帶玉,凝霜掛雪,大雪紛飛的氣象雖然壯觀,卻給在山脊上跋涉的人們,帶來了很多困難。

徐幹事、以及地堪員盧衛國這兩個人,是我們這隊人裡,體力稍遜的兩名成員,路越走越高,天色卻漸漸暗了下來,他們不約而同的出現了輕度高原反映,看樣子要還翻過前邊的山脊,才能到埡口的大鳳凰寺,連長就傳達命令,先找個避風地地方,讓大伙稍微休息休息,吃點東西補充體力,然後一鼓作氣進發到目的地。

於是我們這支小分隊暫時停了下來,隨隊而來的女軍醫尕紅,是德欽藏族,原名叫做格瑪,在藏語裡是星辰地意思,尕紅給徐幹事他們檢查了一下,說不要緊,就是連續走的時間太長了,心肺功能有所下降,導致出現了這種情況,這裡是山凹,海拔還不算太高,喝上幾碗可以減輕高原反應的酥油茶,再休息一會兒,就沒任何問題了,藥都用不著吃。

老喇嘛找塊大石頭,在背風的一面,碎石搭灶,用干牛糞生起了一小堆火,把酥油茶煮熱了分給我們,最後發到我和大個子這裡,老喇嘛一手抽著轉經筒,一手提著茶壺,將茶倒入碗裡,然後說一句:「願吉祥。」

我本就凍得夠戧,謝過了喇嘛,一仰脖把整碗酥油茶喝了個底朝天,抹了抹嘴,以前從未覺得這用芝麻、鹽巴、酥油、茶葉等亂七八糟東西,混合熬成的飲品有什麼好喝,現在在這冰天雪地中,來上這麼熱呼呼的一碗,忽然覺得天底下沒有比它更好喝的東西了。

女軍醫格瑪見我喝得快,便找喇嘛要了茶壺,又給我重新倒了一碗:「慢點喝,別燙了嘴,藏區的習俗是喝茶的時候,不能喝得太乾淨,要留個碗底,這樣才能顯得主人大方嘛。」說完衝我笑了笑,就轉身幫喇嘛煮茶去了。

我望著她的背影,對身旁的大個子說:「我覺得袼瑪軍醫真好,對待同志象春天般溫暖,特別像我姐姐。」

大個子奇道:「你老家還有個姐姐啊?咋沒聽你說過呢?長啥樣啊?整張照片看看唄。」

我剛要對大個子說我就做夢時才有這麼美麗可親的姐姐,卻聽放哨的通訊員忽然叫道:「有情況!」

原本圍在火堆旁取暖的人們,立刻像全身通了電一樣,抬腳踢雪,將火堆壓滅,迅速臥倒在地,同時發出來的,是一片短促而有力的拉動槍栓聲,然而只見四周白雪飄飛,靜夜沉沉,只有寂寞的冷風嗚嗚掠過。

連長趴在雪地上警惕的注視著四周,張口罵道:「哪裡有啥子情況?陳星你個龜兒,敢謊報軍情,老子先一槍崩了你信不信得?」[吾愛文學網www.feiku.com]

通訊員陳星低聲叫屈:「連長,我以人頭擔保,確實沒看錯,剛才就在那邊山頂,突然亮起了幾盞綠色的燈光。」

我對連長說:「會不會像羊城暗哨裡演的一樣,是敵特發出的聯絡信號,不知道咱們有沒有暴露。乾脆讓我過去偵察偵察。」

連長點頭道:「要得,你去的時候匍伏前進,要小心一點。最好抓個活的回來,哎不太對頭噢。」

只見在距離我們數十米遠的地方,突然露出五盞碧綠的小燈,由於天色已黑,荒山地地表,又被白雪覆蓋,已經難以分辨那邊的地形,這五盞綠燈隨著風雪慢慢的飄忽移動,像幾盞鬼火一樣,忽明忽暗,圍著我們轉起了圈。

這一來。我們都把半自動步槍舉了起來。對準目標瞄準,但連長表示沒在搞清楚情況前,誰都不准開槍,喇嘛地那匹老馬這時突然嘶鳴起來,不停得撂撅子,喇嘛急忙將馬牽住,捋著它的鬃毛唸經安撫,然後告訴我們說:「司掌畜牧的護法神被驚動了,是狼群。」

我看了看那飄飄忽忽。時隱時現的五個綠色亮點,難道有一隻獨眼的?剛進崑崙山,就聽兵站的老兵講過。附近的莫旃草場,有只獨眼的白毛狼王,但是最近軍民配合,打狼打得極多,稂群幾乎銷聲匿跡了,想不到竟然躲進了山裡,它們突然出現,恐怕不是什麼好徵兆,不知道又會帶來什麼災難。

三條狼圍著我們轉了幾圈,連長讓大個子朝天放了一槍,把它們嚇走,免得引來更多的餓狼,給我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當前地緊要任務不是打狼,而是火速搜救失蹤地那些同志,於是大個子對空鳴槍,國產五六式半自動步槍,那獨一無二的槍聲劃破了夜空。

周圍的幾隻狼,似乎知道我們這些軍人手中武器的厲害,不敢再繼續逗留,不久便藉著夜色,消失在了風雪之中,連長說也許前邊的那個班,在回來的路上,遭到狼群的襲擊了,不過隨即便想到,這種可能性不大,十幾條半自動步槍,有多少狼也靠不到近前,現在天氣惡劣,比起狼群來,更可怕的還是滲透進山區的敵特,潛在地威脅也很多,必須立刻找到下落不明的那支小分隊。

我們即刻動身,翻過了一道大山脊,走下很陡的山坡,下邊就是荒草甸子,這裡沒有下雪,氣溫相對高了一點,仍是十分寒冷,到處荒煙衰草,殘破荒涼地「大鳳凰寺」就掩映在荒草叢中。

草甸子四周儘是古木狼林,面積也著實不小,我們人數不多,要搜索這麼大的區域,並非易事,於是當下分做兩組,連長帶著通訊員、炊事員、地堪院的盧衛國、軍醫尕紅這五人為一組,其餘的剩下大個子、喇嘛、徐幹事,再連同我在內這四個人,為第二組,連長安排第二組暫時由我負責。

兩組分別從左右兩翼進行搜索,我帶著第二組,撥開將近一人高的亂草,端著槍向深處摸索著前進,撥開荒草,可以見到下掩蓋著,一段段模糊的古代條石殘道,這都是清代寺廟的遺跡,我心想這些遺跡正好可以確認方向,便要向前繼續走,卻被那老喇嘛一把扯住,他對我說:「哎,普色大軍,這條道可不是用來給人走的。」(普色:年輕人)

我心想不是給人走的,那還是給鬼走的不成?便對那喇嘛說:「人民的江山人民座,人民的道路人民走,在中國不管大路小路,都是社會主義的道路,為什麼不讓走?」

徐幹事覺得我說話太沖,便攔住我說:「地方上的同志是配合咱們執行任務,我想咱們應該多聽取他們的意見。」

喇嘛從花花綠綠的挎囊中,取出一根古舊的鐵棍說:「我為兩代活佛做了四十年鐵棒喇嘛,對這廟裡的事知道得一清二楚,那條路絕對不能走,你們就只管跟在我後邊,這座棄廟的來歷可不一般。」說罷從側面繞了過去,邊走邊唱經文:「喏,金鋼降伏邪魔者,神通妙善四十五,給我正修已成就,於諸怨敵發出相,一切魔難使皆熄」

我們誰也沒聽明白他唱的咒什麼意思,心想這要在內地,早讓紅衛兵揪去批鬥了,也就是在藏區,我只好跟在後邊,沒話找話的問那喇嘛:「老同志喇嘛阿克,你既然對這破廟如此熟悉,那你能不能給我們說說,當初這廟為什麼建成不久便荒廢了?」

喇嘛聞言止步回身,蒼老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陰云:「傳說魔國最後一代鬼母與大蟬滅法擊妖缽埋在此地,連寺裡供著的大威德金鋼都鎮它不住,事情鬧得凶了,人和牲口死的太多,不得不荒了。」

按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