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特拉不完全是一個消失了的城市,歷史學家們還記得它的存在。

西元2、3世紀羅馬帝國全盛時期佩特拉曾一度是羅馬東部省城的驕傲,然而後來一度長期衰落。

到了現代,除了阿拉伯的遊牧民族外,少有遊人訪問此地。對外界而言,佩特拉的地理位置極其神秘。它隱藏在死海和阿克巴灣(今天的約旦國境內)之間的山峽中。

貝克哈特1784年生於瑞士,在德國和英國受教育並且學習阿拉伯語。1809年,他受英非聯合會委託,負責調查並解答當時的一個地質學難題:北非的兩條大河———尼日爾河和尼羅河是否源於同一條河流,當時有些地質學家認為兩條河或是起源於同一個源頭,或是在巨大的北非沙漠內部某地匯合的;另一些人卻堅持認為兩條河流完全互不相干。

英非聯合會要求貝克哈特用第一手考察材料,揭開尼日爾河與尼羅河之間的謎底。

貝克哈特接受了這一富有挑戰的任務,開始策劃自己的旅行,他首先計畫去敘利亞,然後前往埃及的開羅,加入穿越撒哈拉沙漠去尼日爾地區的商隊。   

佩特拉不是一座城市。

它的顏色也不是玫瑰紅的,它的歷史也沒有人類歷史的一半那樣久遠,但它仍具有不凡之處貝克哈特由敘利亞向開羅南行,途中他突然發現自己正處在佩特拉附近,於是決定去看望一下這長期被遺忘了的城。

通往佩特拉的必經之路是一個叫西克的山峽,深約200英尺。

山峽漆黑一片,回聲蕩蕩,可是一轉過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山峽,則是另一番景觀。

世上最令人驚歎的建築就呈現在眼前:高130英尺,寬100英尺,高聳的柱子,裝點著比真人還大的塑像,整座建築完全由堅固的岩石雕鑿成形。

這座建築名叫卡茲尼,它最引人注目的特徵是其色彩。由於整座建築雕鑿在沙石壁裏,陽光照耀下粉色、紅色、桔色以及深紅色層次生動分明,襯著黃、白、紫三色條紋,沙石壁閃閃爍爍,無比神奇。

這些建築群是已消失的納522巴泰民族的墓地和寺廟。

佩特拉是阿拉伯遊牧民族納巴泰人建造的,納巴泰人約在西元前6世紀從阿拉伯半島北移進入該地區。在他們建造的眾多安居地中,尤以佩特拉最為突出。

第一,它易守難攻,惟一的入口是狹窄的山峽,敵方無法調集大軍攻城,可說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第二,資源豐富,環抱城市的高地平原上森林繁茂,木材豐富,牧草肥沃,利於遊牧;第三,水源充足,一股終年不斷的噴泉提供了可靠的水源。

到了西元前4世紀,納巴泰人又充分利用了該地的另一地理特點,大獲其利。

佩特拉位於亞洲和阿拉伯去歐洲的主要商道附近,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們押運著滿載貨物的駱駝隊經過佩特拉門前阿拉伯的香、經波斯灣輸入的印度香料、埃及的黃金以及中國的絲綢都要途經佩特拉,運往大馬士革、泰爾以及加沙等地的市場。

西元前3世紀,佩特拉成為了納巴泰人的首都,在岩石中開鑿墓地成了一種風俗。

有些考古學家認為,這種習慣可能起源於早期居住在那兒的當地人,後來又由納巴泰人繼承和吸收了。

學者們相信該民族可能把已故的國王們視為神靈,把他們的陵墓視為神廟。

納巴泰人也建造其他廟宇,有的嵌鑿在岩石中。不過其中最大的一座是建於西元前1世紀的獨立式建築,可能是用來供奉佩特拉主神都薩爾斯的,該神的象徵是一塊石頭。

西元前2世紀,納巴泰達到了全盛時期。

版圖最大時,王國由大馬士革一直延伸到紅海地區,納巴泰人的文字進化成了當代阿拉伯文字,在當今大部分阿拉伯世界中廣泛使用。

西元前80~65年,國王阿爾塔斯二世統治時期,納巴泰人鑄造了自己的錢幣,建造了希臘式的圓形劇場,佩特拉城蜚聲於古代世界。

無論何地,甚至遠至中國,只要有駱駝商隊,只要有貿易團體,人們都聽說過神話般的石頭之城。106年,羅馬人奪取了佩特拉,城市及周邊地帶成了羅馬帝國的一個省,稱作阿拉伯人佩特拉區。

它是羅馬帝國最繁榮的一個省,幾年中創造的經濟效益占羅馬帝國經濟生產收入的1/4.西元4世紀,佩特拉淪為拜占庭帝國的一部分。

在這期間,它成為一座基督教城市,是拜占庭大主教的居住地。

西元7世紀,伊斯蘭教在阿拉伯地區東山再起,迅速波及西亞和北非地帶。

伊斯蘭帝國日趨強大,最終控制了從西班牙到阿富汗的廣大地區,阿拉伯人佩特拉區又成了伊斯蘭帝國的一個小省。

此時的佩特拉幾乎處於被遺棄的地步。

幾個世紀後,為了爭奪近東控制權,伊斯蘭勢力與歐洲基督教各國間戰爭不斷。

佩特拉這座石城在十字軍東征期間再次興旺起來。

歐洲十字軍在該地建立起短命王國,把佩特拉作為他們的一個要塞,一直堅守到1189年。西元12世紀後,佩特拉再次被遺棄。

在貝克哈特來訪之前,西方世界完全將它遺忘了。

到如今,有價值的東西早已被洗劫一空,到處都是牲口的糞便,牧人的煙火熏黑了這些建築。到了20世紀,佩特拉成為旅遊聖地,同時也成了嚴肅的考古課題。

自19世紀初以來,德國、英國、瑞士、美國以及約旦等國的考古學家們都一直在佩特拉考察發掘。

當代的歷史學家們意識到佩特拉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文明中心,納巴泰文明早在羅馬帝國控制中東以前許多世紀就已形成。

今天的考古學對佩特拉人的生活方式越來越感興趣。

考古研究者們正在追尋後來被羅馬人重鋪過的,過去的納巴泰商道的痕跡,那裏曾店鋪林立,過往商隊趕著駱駝打著馬重步經過,車水524馬龍,好不繁華;他們也在研究由納巴泰人發展起來的蓄水設施。

該設施包括一個岩石中開鑿出來的大蓄水池和一條水渠;水池用來收集泉水和雨水,並通過水渠把水送給城中心的一個較小的水池,納巴泰人還從噴泉處直接安裝了許多陶管,把水引向城市各地;佩特拉淪為羅馬一個省後,精於建造水渠的羅馬人又改進了納巴泰的供水設施。

近期的發現表明納巴泰人不僅僅搞貿易,還製造並且出口精美的陶器。

他們的泥器細薄精緻,裝飾著樹枝樹葉之類的自然圖案。

作為文化財富中心的佩特拉,吸引了來自納巴泰 王國各地的學者和藝術家們。也許他們的精品還埋在佩特拉廢墟之中,等待後人去發掘。

學者們估計,在全盛時期,佩特拉居民多達3萬,城市規模遠比早期歐洲人估計的大得多;大多數建築物並非都雕鑿在岩壁上,而是些獨立的建築,隨著年代的推移,逐漸淪為廢墟,隨後又被千年風沙所淹沒。

事實上,佩特拉城的大部分還有待發掘,眾多的謎底還等待人們去揭示。

如今,學者們研究納巴泰文化的注意力轉向了兩個重要方面。

一些研究者試圖瞭解納巴泰人的宗教信仰,典禮儀式;另一些則集中研究他們日常生活的細節,普通人怎樣謀生,他們的家庭及其成員是什麼樣的。

地處約旦阿曼的美國東方問題研究中心的一位考古學家,於1990年在佩特拉發掘出了始於西元6世紀的拜占庭教堂的部分牆壁和整個地板。

地板由兩塊各72平方英尺大的鑲嵌圖案裝飾而成;圖案中描繪了長頸鹿、大象之類的動物,四季的象徵,以及漁夫、吹笛者和趕駱駝的人,如今這些圖案已經得到清理和修復。

一套約40卷的羊皮紙卷是在一個教堂中發現的,科學家們估計它們有1400多年的歷史,可追溯到晚期的羅馬時代。

雖然紙卷因火災毀壞嚴重,字跡仍然依稀可讀。

學者們正在竭力解釋這些像是用拜占庭希臘語寫成的文字內容,而另一種手寫體文字還有待考證。

考古學家們還竭力想解答一個最令人困惑的問題:佩特拉為什麼被遺棄?

即便它失去了對商道的控制權,仍然可以倖存下來,那麼為什麼它又沒有倖存下來呢?據分析,導致佩特拉城衰亡的可能是天災。

西元363年,一場地震重擊了佩特拉城,震後,許多建築淪為廢墟,房屋的主人們嫌麻煩,不願打掃清理碎石,寧願在震倒的建築前重建房屋,這是城市財富與秩序開始衰退的跡象,西元551年,佩特拉城再次遭受嚴重地震,也許那次地震震塌了拜占庭教堂;隨後教堂又受到震後蔓延全城的大火襲擊,羊皮紙卷也就在火災中被毀壞了。

然而為什麼許多城市都能在地震和火災之後重建,而佩特拉卻不能呢?

1991年,一群亞利桑那的科學家們給出了答案,他們研究過那些鼠和兔等齧齒類動物的貝塚也就是巢穴。

這類動物都慣於收集棍子、植物、骨頭以及糞便一類的東西。動物的巢穴被它們的尿水浸透,尿中的化學物質硬化,便可形成一種膠狀物質,防止穴中的東西腐爛。

每一個貝塚都盛滿了貝塚形成年代的植物和花粉的標本,尤如一個揭示歷史的時間倉庫。

科學家們研究了大量的佩特拉貝塚,發現在早期的納巴泰人時代,橡樹林遍佈佩特拉四周的山地;然而到了羅馬時代,大量的森林消失了。

人們為了建房和獲取燃料砍伐了大量的木材,致使林區衰變成為灌木林草坡帶;到了西元900年,這種衰退進一步惡化,過分地放牧羊群使灌木林和草地也消失了,這個地區逐漸淪為沙漠。

科學家們認為環境惡化是導致佩特拉衰亡的因素之一:當周圍的環境再也無法為龐大的人口提供足夠的食物和燃料時,城市就徹底消亡了。

佩特拉如同一本僅被讀過幾頁的書,在發現拜占庭教堂之後不久,人們又留意到了一根拔地而起的花崗岩石柱。

約旦國境內沒有花崗石,肯定來自埃及。

看著那根花崗石柱,人們常常在想,地下面究竟埋藏著什麼。一座皇宮?一座教堂,無論走到佩特拉城的何處,都會面對這樣一些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