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國的縮頭術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脈是世界上最長的山脈,它的中部最寬處只有640公里,而它的長度卻有8900公里。這裏山勢陡峻,海拔大部在3000米以上,不少高峰超過6000米。綿延的山嶺,層巒疊嶂,氣勢磅?,是一個神秘的地區。據考古材料證明,安第斯高原在歷史上曾經歷過一系列較高的古代文明時期,並創建了獨具特色的印加文明。

古老的文明相伴著一個神奇的傳說:在安第斯山上曾有過一個神秘的小人國。這個國家的人們雖然身材很矮小,卻健壯剽悍,兇猛好鬥。他們有一些非凡的本領,如:在懸岩峭壁上攀緣樹木,簡直勝過猩猩;在崎嶇山道上快步奔跑,動如猿鳥。

他們的武器主要是木棍、石塊、長矛和弓箭等。弓是用山羊角製成的,小箭塗有烈性毒液。他們具有高超的射擊本領,擅長於在奔跑中發射冷箭,而且百發百中。他們常常背著成筐的毒箭,藏在山坡的草叢、石隙、洞口、樹上,出其不意地伏襲其他部落的人和牲畜。

   尤其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對伏擊到的戰俘屍體,不僅要把死人身上的肉挖下來生吃掉,而且要把死人的腦袋砍下來,用一種特殊的方法,使整個頭顱縮小到只有人的拳頭那麼大,而相貌卻不變。他們把這種已縮小了的頭顱當作勝利的紀念品,懸掛在自己住房的門前,或者用繩索捆帶在自己身上,以此作為光榮和吉祥的標誌。

獵取人頭最多的人被譽為部落的英雄,深受全部落的尊敬和歌頌。但奇特而神秘的縮頭術卻只有他們本部落的成年男人才知道,絕不向外人洩露機密。因此,縮頭術成了他們獨有的絕技,外人全然不知。

小人國與鄰近的阿拉巴霍族人長期浴血奮戰。他們越戰越猛,很少死亡,而阿拉巴霍族人卻被他們殺死了大半。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在他們居住區域突然發生的一次火山爆發,徹底摧毀了整個小人國。

小人國在地球上消失了,他們的縮頭術也就失傳了。   以上所言雖是傳說,然而卻是有實物為證的,在秘魯國立人類學和考古學博物館的庫房裏,就至今保存著幾個被縮小的人頭原物,確只有拳頭般大小,其中一個留著八字鬍須、禿頭、滿臉怒氣,十分生動有趣。1934年冬,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兩個職員到洛基山脈去採挖金礦,發現一個約1米高的洞,洞內漆黑如墨。他倆進入洞內,發現了一具高不及膝的小人乾屍。這意外的發現使他倆感到無比的驚訝和新奇。

他們把這具乾屍送往卡斯帕醫院去鑒定,經過X光透視及多項化驗,最後公佈的科學鑒定結果是:此小人身高僅48釐米,皮膚銅黃色,骨骼與人類的一致;左鎖骨有明顯的重傷痕跡,身上還留存不少傷痕;牙齒整齊而鋒利,犬牙尖長,前額很低,而眼睛與面部的比例卻比人類的大;從整個體形的發育程度來判斷,此小人是個60多歲的男性。

   洛基山的這一奇異發現被美國許多報紙作為重要奇聞,在第一版刊登後,轟動了全美國。於是,得到了許多與此相類似的消息:在此發現以前,卡斯帕市的一個律師、一個買賣舊汽車的商人、一個矯形專家和一個墨西哥牧羊人都曾發現過此類小人乾屍,可惜的是當時均未引起重視而失落了,只有矯形專家理查珍藏了一個他發現的小人乾屍。這具乾屍後來由理查的女兒贈送給懷俄明州立大學作研究之用,得以妥善保存至今。洛基山關於小人乾屍的發現再次引起人們對南美縮頭術傳說的探索興趣。

   1935年以後,一些科學家興致勃勃地對南美洲小人國的縮頭術之謎進行了大量的考察和研究。其中取得較突出成就的是挪威學者托爾。海雅達爾。他在1947年曾冒險進入厄瓜多爾密林考察,並根據考察經歷而撰寫了《孤筏重渡》一書。在這本書中,較詳細地記述了南美洲的縮頭術。據該書說,生活在基維陀熱帶森林裏的一支印第安人,抓獲外族人中的仇人後,總是砍掉頭顱,把頭骨砸碎後挖掉,然後在掏空了頭骨的頭皮裏裝上熱沙,經過特製,整個頭顱便會縮小到只有拳頭那麼大,而相貌不變,以此作為勝利品而保存下來。

一些學者認為,托爾。海雅達爾的這一記述和論斷是可信的。由於頭顱縮小之謎在科學研究上具有重大的價值,因而引起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重視。

50年代以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不斷派遣一些著名的科學家到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脈深入考察,又有一些重要的發現。他們在一個被莽林掩蓋的山岩上,發現幾十個一尺多高的龕式洞穴,每個洞壁間赫然陳放著一個僅拳頭般大小的人類頭顱,不僅五官俱全,而且科學家經過生理切片等一系列檢驗,證明它們都是成年人的頭顱。這些發現更引起了全世界許多科學家的關注。

醫學教授弗格留申為解開縮頭術之謎,冒著生命危險,幾次深入到據說仍在進行縮頭術的與世隔絕的希巴羅斯族人的密林住地去。但是,由於希巴羅斯族對外來人懷有仇恨心理,弗格留申儘管在那裏一呆就是幾年,仍然無法瞭解到他們的機密。

直到有一年,當地傷寒病流行,希巴羅斯族對此束手無策,而弗格留申卻用高明的醫術救活了整個部落,才終於博得了他們的好感和信任,部落元老破例把機密特山德沙傳授給了弗格留申。

   原來,希巴羅斯族盛行一種奇特的殯葬儀式:族裏人死了,祭師就把死者的頭顱割下,用一種名叫特山德沙的草藥劑浸泡,把頭顱縮小成拳頭一般大小,既保持原來面目而又經久不爛;如果是受全族尊敬的酋長、元老死了,則全身都用特山德沙的草藥微縮劑泡浸,使全身縮製成不到一尺高的小人乾屍,以供全族祭祀。

那麼,希巴羅斯族的草藥微縮法是否就是傳說中的小人國的神秘縮頭術呢?看來,這或許是有共通處,但卻是難以證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