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巢州的傳說不是傳說考古人員經過悉心研究,目前正式披露,流傳在民間的有關巢湖的由來,即陷巢州的傳說極有可能是事實。

關於巢湖的形成,一直眾說紛紜,主要有三種:一種是民間流傳的、史書上也有所記載的陷巢州的傳說,認為巢湖水域在古代是一座城市,後沉入湖底。

另一種是地質學者的觀點,認為巢湖是在地殼運動過程中由陸地下陷而形成的,屬於陷落湖,時間在秦漢以前,與民間傳說無關。

還有一種是歷史學者的看法,他們從字面上對史料進行反復論證,找出了一些漏洞,得出結論,史書記載的有關陷巢州的傳說不過是神話故事而已,並非有事實依據。

2001年底,巢湖市發現隋代窯址的消息被報導後,便有群眾提供線索,說巢湖北岸在冬季水位下降時河床上露出大量的陶片,可能和窯址有關。

考古人員遂趕到了距市區不遠的現場,發現在沿湖濱大道的護坡下露出水面的約有二、三百米的河床上到處都散落著陶片。

這些陶器,以泥質灰陶和夾砂灰陶為主,同時還有泥質紅陶、褐陶、夾砂黑陶以及一些燒成溫度略高的硬陶等。

器物以圈足器為主,一般都比較大,無論是口沿,還是底座弧度都很大,品種有甕、盆、缸、罐、壇、釜等生活用品。

少部分陶器上有印紋,主要有方格紋、席紋、弘紋、繩紋和刻劃水波紋。

一些泥質灰陶比較精細,胎體很薄,表面有貼塑。據當地漁民介紹,陶片分佈的範圍向湖中延伸有4、5公里遠,陶片多的地方有厚厚的一層。

他們還能大至說出這座城址四個城門的位置。在一般的年份,冬季的河床上能夠看到有十多口水井,其中有一個水井旁還可以看到一棵兩人都合抱不過來的古樹樹根。

很多人曾在這裏撿到過青銅器,古錢幣,印章和完整的陶器。在村民家中,考古人員還見到了他們在河灘撿到十分完整的陶釜、陶壺等。

經過數月的艱苦研究,考古人員確認這些物品是陶器製作和使用鼎盛時期的產物,基本斷定這是一處沉入湖底的秦漢時期的城市遺址,並很自然地把它和陷巢州的歷史傳說聯繫起來。   

關於巢湖的形成,雖然有多部史料記載它是在秦漢時期,但這些記載都是隻言片語。

居巢國在春秋戰國時期是一個重要的侯國,在探尋這一古國時,始終有一些難解之謎,這些謎似乎都和它的神秘消失有關。

首先,它的地理位置十分不確切。有人說在巢湖,也有人說在桐城,還有人說在壽縣,沒有確鑿的證據能夠說明它的準確位置。

其次,是在漢代以前在多部史書裏都提到過巢伯南巢居巢這一諸侯國,但是在漢代以後和巢這座城市相關的人和事的記載卻很少,這一現象表明了它的社會地位已經大大的下降了,或者是消失了。

結合巢城這幾年來的考古發掘成果來看,也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一地區文明發展曾被中斷過。

漢代以前的出土文物反映出這是一個政治強大、經濟繁榮的地區。如北山頭戰國皇族墓,出土了很多十分珍貴文物,放王崗漢代呂柯墓曾獲全國考古十大發現提名獎。

無論是在規格上還是在規模上,在全國範圍已出土的同時代墓中都是屈指可數的,但是在漢代以後,卻看不出這種社會發展的延續性。

高規格的墓葬和遺址幾乎沒有發現。

對巢湖形成,以及居巢國的探索,過去一直都停留在以古籍史料為依據的歷史學範疇內,這次偶然的機會使現代考古學介入其中。

湖底這一古遺址的發現,從考古學的角度證實了史料記載有關陷巢州的故事的可能性。

大量的陶片和古人生活的遺跡,告訴我們在八百里浩瀚的湖面下,有著一段不平凡的歷史。

當然這一處遺址是否就是歷史上的居巢國,湖中還有沒有其他遺址存在,它是因水位上漲而淹沒的,還是由於地面下沉而陷落的,只有等進行全面系統的科學考古發掘以後才能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