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失蹤


那石槨旁傳來的聲音,像是夜貓子在叫,聽得我們三人頭皮發麻,按理說幽靈塚裡不該有粽子,因為這具石槨之是個念體,本身早就不存在於世了,槨中主人的屍骨也早就沒有了,那麼這聲音究竟是?

而且這聲音像是什麼動物在拚命掙扎,是那兩隻鵝嗎?不對,應該不會是鵝叫聲,鵝叫聲絕不是這樣,這聲音太難聽了,好像是氣管被卡住,沉悶而又淒厲。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個人,本來不想多生事端,只想早早宰了兩隻鵝,讓這座西周的幽靈塚消失掉,以便盡早脫身,但是事與願違,兩隻大白鵝跑得不見了蹤影,那本不應該存在於世的西周石槨,突然又發出古怪的聲音,只好提心吊膽的過去看個究竟。

我們從「懸魂梯」下來,距離石槨不遠,大約只有十五六步的距離,三人各抄了傢伙在手,我握著傘兵刀,大金牙一手攥著金佛,一手捏著黑驢蹄子,胖子則拎著工兵鏟,慢慢的靠向石槨。

胖子走在前邊,邊走邊自己給自己壯膽說:「肯定是那兩隻鵝搗亂,等會兒抓到它們,老子要它們好看。」

三人壯著膽子包抄到石槨後邊,卻見石槨後邊空無一物,原本那淒慘的叫聲也停了下來,剛才那聲音明明就是從這裡傳來的,怎麼忽然又沒有了?我罵道:「他娘的,卻又做怪。」

胖子拍了拍石槨說道:「聲音是不是從這石頭箱子裡面傳出來的?既然這西周古墓能以幽靈的狀態存在,說不定連同這石箱里長了毛的粽子也能一起活了。」

大金牙說道:「您真是爺啊,可千萬別這麼說,我讓你嚇得,心臟都快從嘴裡跳出來了,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士音菩薩保佑」大金牙念著佛,想把手中的掛件拿在眼前看上一看,以壯膽色,卻發現手中攥的不是翡翠觀音,而是鎏金的如來像,敢忙又念上幾遍佛號。

我對胖子說道:「剛才那聲音倒不像是從石槨中傳出來的,我分明是聽到從石槨後邊發出的聲音,再說這」

我剛說了個「這」字,忽然面前白光一閃,落一下個東西,剛好掉在石槨上,我嚇得趕緊往後跳開,仔細一看,原來是跑丟的那兩隻鵝其中之一,它落到石槨蓋子的人面上,並未受傷,乍著兩隻大翅膀,在石槨上晃晃悠悠的走動,不知道它是怎麼從墓頂上突然落了下來,又是怎麼上去的。

我們三人心中想到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上面有什麼東西?」由於一直覺得聲音來自下面,手電的光柱壓得都甚低,一想到上面有東西,便同時舉起手電向上照射。

唐墓冥殿,天圓地方,上面穹廬一般的墓頂上佈滿昭示吉祥的星辰,並沒有什麼異常,只不過是有些地方起了變化,冥殿頂壁的邊緣出現了一道道幽靈塚的石牆,這種二墓合一的奇觀,恐怕當世見過的人不超過三個了。

我們見上面並無異狀,便把石槨上的大白鵝捉了,可是另外一隻仍然是不見蹤影,只剩下這一隻鵝如何使得,當下在冥殿中四處尋找,卻仍是不見蹤影,這唐墓極大,但是冥殿就有百餘平米,但是這還沒有完工,完工時應在這冥殿正中再修一石屋,整個冥殿呈回字型,專門用來擺放墓主棺槨,外圍則是用來放置重要的陪葬品。

現在冥殿兩旁還沒有修築配殿,後面的後殿也未動工,只出現了一條幽靈塚的「懸魂梯」,前面的範圍更大,築有地宮,地宮前還有水池,想必完工時要修造成御花園一般。

我們只有三人,照明設備匱乏,想在這麼大的地方要找只活蹦亂跳的大鵝,雖不能說是大海撈針,卻也差不多了。

一想到這座古墓中的種種詭異之處,我便一刻不想多耽,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既然只抓住一隻,可千萬別讓這只再跑了,咱們也不要管另一隻鵝了,先把這只宰了,把鵝血淋到盜洞的出口,看看管不管用,不管用再去捉另一隻。」

胖子把鵝拎到盜洞口,抽出傘兵刀,對準大白鵝的氣管一割,將鵝身反轉著抓在半空,鵝血順著氣管泊泊流下,大鵝不斷的扭動,奈何胖子抓得甚牢,直把鵝血放淨放才把鵝扔在一旁。

大金牙問我道:「胡爺,這真能管用嗎?」

我對大金牙說道:「管不管用也就這最後一招了,畢竟能想到的全都想到了,應該不會錯,我去看看有沒有變化。對了,也不知這鵝血是否能僻邪,咱們往臉上抹一些。」

我走到盜洞口前,用狼眼照了一照,下面原本完全變成墓道的地方,已經消失不見了,洞中滿是泥土,正是先前的盜洞。

不知是歪打正著,誤打誤撞,還是怎麼樣,總之盜洞又回來了,不過現在還不到慶祝的時候,我們的手電電池已經快要耗盡,三人分別動手把最後的後備電池替換完畢,跳進了墓道的豎井之中。

這次是我在前邊開路,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這回咱們就別停了,讓金爺跟在我後邊,胖子在最後,要是金爺半路爬不動了,胖子你推也得把他推到外邊,這事你負責了。」

胖子問道:「這麼著急忙慌的做什麼,一點一點往外蹭不行嗎,反正這盜洞都出來了。」

我對胖子說:「你懂什麼,咱們只宰了一隻鵝,另一隻不知道跑哪去了,說不定這幽靈塚一會兒還得冒出來,要出去就得趁現在,如果半路再被困住,咱就他娘的直接拿腦袋撞牆算了。」

我不想再多說了,招呼一聲,鑽進了前面的盜洞之中,大金牙和胖子跟在後面,每人只間保持著兩米左右的距離。

我打著手電,在盜洞中匍伏前進,這讓我想起了以前在部隊訓練的情景,一想到這些我趕緊晃晃腦袋,盡量不去想那些不相關的事情,現在要做的是趕緊從盜洞裡鑽出去,這是頭等大事。

爬出一段距離之後,我回頭看了看跟在我身後的大金牙,他累得連噓帶喘,但是為了盡早離開這條盜洞,咬緊牙關,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緊緊跟在我邊不遠的地方。

盜洞已經徹底恢復了本來的面目,我心中暗暗好奇,關鍵是先前那兩隻鵝不太對勁,我們推測應是這兩隻大活鵝,驚動了幽靈塚,使它出現在原本是唐墓的地方,應該把兩隻鵝都宰了,才會讓幽靈塚漸漸消失,怎麼只宰了一隻鵝,就恢復原貌了,難不成另外一隻鵝已經死了?

想起我們所宰殺的那只鵝,突然從墓頂落在石槨上,還有先前那古怪的聲音,越想越是頭皮發麻,當下更不多想,繼續順著盜洞往外爬。

又沿盜洞向前爬行了二十幾米的距離,水滴聲漸漸響起,看來行到一半的距離了,前邊便是盜洞的截面,我爬到洞口,從上跳了下來,等大金牙也爬到洞口,我把他接了下來。

大金牙汗如雨下,汗珠子順著臉滴滴嗒嗒的往下趟,喘著粗氣對我說道:「實實在是不不行了這兩年虛得厲害得先喘口氣。」

我看大金牙確實是不行了,剛才拼上老命,爬得這麼快,已經到極限了,這盜洞中我也不能背著他,便只好讓他坐下來歇一歇。

我對大金牙說道:「金爺你先稍微休息一下,盡量深呼吸,等胖子爬出來了,咱們還是不能停,必須馬上接著往外爬,等到了外邊,你願意怎麼歇就怎麼歇,敞開了好好歇幾天,但是現在不是時候,一會兒你還得咬咬呀,堅持堅持。」

大金牙已經說不出話了,張著大嘴,費力的點了點頭,我又去看還沒爬出盜洞的胖子,只見胖子還差二十幾米才能爬出來,他體型肥胖,爬動起來比較吃力,所以落在了後邊。

看來胖子爬出來還需要點時間,我對這座古墓以及盜洞有種毛骨聳然的感覺,最擔心的就是最後一段盜洞中的石牆是否還在,不爬到那裡看上一眼終究是不能安心。

我走到另一邊的盜洞口,舉起狼眼往裡邊查看,盜洞這一段是被山體內的空隙截斷,這裡屬於積巖地貌,近代以來,受自然界影響較為嚴重,山體縫隙很多,這段縫隙連接著山體最下面的溶洞,深不可測,如果這前面仍然有石牆擋路,我們就只好下到溶洞中尋找出路了。

我正向盜洞之中張望,只聽胖子在身後說:「老胡看什麼呢,大金牙是不是先鑽進去了,趕緊的吧,咱倆也進去,快爬到外邊就得了,這他媽鬼地方,我這輩子再也不想來了。」

我回頭一看,見胖子站在我身後,大金牙卻不見了,我趕緊問胖子:「金爺呢?你沒看見他?」

胖子說:「怎麼?他沒鑽進去?我爬出來就看見你一個人啊。」

這時山洞不遠處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我急忙用狼眼照了過去,想看看大金牙是否在那邊,不照則可,一照是驚得目瞪口呆,只見一個人站在山洞之中,一張大臉沒半點人色,他的這張臉,同西周石槨上那張詭異怪誕的臉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