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地方,有一個姓董的人。


此人遊手好閒,無所事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本來在親戚朋友當中,家庭條件是最好的,可也經不起他這麼折騰,沒幾年下來,兜比臉都乾淨了。

爹媽見他不成器,便分了一半家產給他,不再理會他了。眼看年近三十,他還這麼晃。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喝酒,一日三餐頓頓不離酒。


話說有一天,他從臭被窩子裏爬起來,一看表,呦,下午六點了,該喝酒了。拿起酒瓶子一看,見底兒了,趕緊斂巴斂巴鋼板兒,毛票兒直奔市場...


到市場買了一瓶酒,得來點兒菜呀,他在市場裏轉悠著,走到買燒雞那兒,邁不動道了,摸摸口袋,走了。又轉轉,看見一個買青椒的,心想:一辣解三饞,便買了些。正準備回轉,聽到前面有人叫賣:剛打的山雞,野味!

他見圍著幾個人,便也湊合過去,買山雞一看見他便說:野味,來一隻吧,介要是青椒炒山雞沒治了。在眾人的目光下,姓董的冒出一句:人家現在都提倡保護野生動物。便得意洋洋的走開了。

回家吧 -_-


回到家中,他剛準備做飯,突然發現窗臺上停著一隻白色的鴿子,他便躡手躡腳的走上去,鴿子並沒有想逃的意思,他沒費一點力氣,一把就抓住了鴿子。他又找來籠子,把鴿子放了進去,還抓了一把米,放了些水。仔細看看,鴿子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羽毛並不怎麼潔白,還脫落了幾根,並不怎麼會飛的樣子。


放好鴿子,他來到廚下,準備炒菜,看著青椒他犯了愁,拿什麼炒呢?回想起山雞的叫賣聲,他把目光轉向了鴿籠...
他把鴿子從籠中拿出來,看了看的確有點不忍的樣子,這時候酒蟲子來了,他咽了口唾沫,拿著鴿子直奔廚下,一刀砍下了鴿子的頭...


酒足飯飽,姓董的昏昏的睡下了。不知過了多久,他隱約聽到門外有女子哭泣的聲音,聲音間間斷斷,持續很久,他有點嘀咕,便下床去看,打開房門,見一女子站在門外,樣子很清秀,十八九歲的樣子,穿著一身白色的紗裙,十分漂亮。姓董的不由喜出望外,趕緊把姑娘讓到屋中,燈光下,姓董的看到女子風塵土土的樣子,頭髮有些淩亂,白色的紗裙還有撕破的地方。

便趕緊讓女子坐下,斟茶到水,詢問來歷。女子便答道,她叫白玉,是上海人,來天津投奔親戚,便來到這裏。姓董的一聽,趕忙說天色已晚,姑娘就請在寒舍將就一晚,明早在走,說著便扶女子上床休息,他看了女子一眼,女子貌若天仙,一陣陣脂粉香氣撲面而來,姓董的早已控制不住,一把把女子摟進了懷裏。女子並沒有反抗,只是淚水已佈滿眼眶,當她把目光落向桌上的鴿骨時,女子開口說話了:我要是變成這樣,你還會喜歡我

嗎?

說著,女子把姓董的推開,脫下白色的紗裙,露出粉色的侗體,姓董的正看的入迷,只見女子用兩隻手在心口上一抓,撕開了胸口,然後一點一點剝下了自己的皮,露出滿是鮮血的肌肉,又把頭一下子扭了下來扔在地上,最後又把肢體支解了一桌,滿是血腥。姓董的這時嚇的癱在地上,想喊,可是喉嚨裏就跟有棉花套子一樣,怎麼也喊不出來。就在這時,地上的人頭說話了:

只因你父親為人心地善良,又酷愛養鴿子,那年有人請你父吃飯買來一隻肉鴿,肉鴿本來不是飼養的,但你父心地善良沒叫那人宰殺,而是拿回家和別的鴿子一起飼養,同行來觀賞,笑話你父,勸他扔掉那只肉鴿,你父卻不以為然,依舊飼養,後來那只鴿子在你父的飼養下飛技漸長,由於你父的調教加之刻苦訓練,終於有一天,它翱翔于藍天,由於它有更高的理想,所以戀戀不捨的離開了你的父親,它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和你父親告別,它就是我的母親!

母親看到你父天天為你這個逆子傷心歎氣,便叫我來扶持你,以了你父心願。誰知我不遠萬里飛來投奔你,想扶持你開創一番事業,與你恩愛一生,剛一進門就成了刀下之鬼!”
&_&說完那人頭便向他移動過來...


姓董的嚇的大喊救命,掙扎起來,原來是做了一個夢。

這時天已大亮,他擦擦額頭的汗,下地一看,屋裏沒什麼兩樣,他回想起這個夢,看看桌上殘存的昨天吃剩的鴿骨,心裏有點嘀咕。可又想一想,咳,不就是一個夢嘛。


可是這一天他腦子裏總是琢磨著這個夢,他想來想去,還是把吃剩的鴿骨埋了吧,於是他把鴿骨收拾好,又拿了土鏟,來到院中的槐樹下,挖好洞,把鴿骨放進去,剛要埋,又想,不如把那些羽毛也一起葬了吧,於是他來到廚下,他一看當時就傻了,羽毛不見了,地上散落著一件白色的紗裙......


後來姓董的和他父親談起養鴿子的事,得知他父幾年前確養過一隻白色鴿子,後來不知飛哪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