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
 

 

 

 

 

 


 

釋寶志

釋寶志俗姓朱,金城人。少年出家。住江東道林寺,修習禪學。到了南朝宋太始初年,忽然像入了魔一樣,居止無定處,飲食無定時,蓄起頭髮長有幾寸,常常赤著腳在大街小巷裏走路。拿著一根錫杖,杖頭上掛著剪刀與鏡子,或者掛著一兩片絲布。南齊建元年間,逐漸顯示出奇異之處。

一連幾天不吃飯,也沒饑餓的表情;跟別人說的話,人們開始很難理解其含義,後來則都被事實所驗證;時常作詩,但語言像讖言咒語一樣。江東的人士與俗民百姓都對他禮敬。齊武帝說他迷惑群眾,將他收監于建康。第二天,有人見他在市區內遊逛,回到監獄裏一看,寶志卻仍然在牢房裏,寶志對獄卒說:門外有兩駕車子給我送飯來了,用金缽子裝著飯,你可去給我拿來。

說完,只見齊王的文惠太子、竟陵王子良一塊兒來給寶志送飯,果然像他所說的,建康縣令呂文顯將此事奏聞武帝,武帝便把寶志接到了宮裏,讓他住在皇宮後院的廳房裏,這裏暫時停止了內部宴樂活動,寶志也可以像別人一樣隨意出入。

後來,景陽山上還有個寶志,與七個僧人在一起。武帝大怒,派人去檢查寶志的住處,守門人報告說,寶志出門好長時間了,在省,正以黑墨塗抹他的身上。當時僧正法獻打算贈給寶志一件衣服,便派人到龍光寺和罽賓寺找他,兩個寺廟的人都說他昨晚上住宿在寺裏,剛剛走了。又到他常去的侯伯家尋找,侯伯說:寶志昨天在這裏行道,早上睡眠還沒醒呢。

此人回去把打聽到的情況告訴了法獻,法獻才知道寶志昨晚上分身在三處住宿。寶志常常在隆冬數九光著身子走路,出家道人寶亮想要送給他一件和尚穿的衣服,沒等開口,寶志突然到來,伸手拿過那件衣服就走了。

後來,寶志假齊武帝以神力,讓他在地下見到了父王齊高帝,讓他在地下備嘗錐紮刀割之苦,漢帝從此永遠廢除了錐刀之苦刑。武帝又常在華林園召寶志,寶志帶著三層布帽來見。不久武帝死,文惠太子及豫章王相繼死去。

永明年間,寶志經常住在東宮的後廳。一天黎明,他從大門出入時,忽然說道:門檻上的血能弄髒衣服。於是提著衣服跨了過去。等到郁林事變皇帝被害時,車駕載著人從這裏出去,皇帝脖子上的血流到門檻上許多。南齊衛尉胡諧患了病,派人請寶志,寶志解釋說:明天,結果沒有去。

這天胡諧死了,用車載著屍體回了家,寶志說:我說的明天,是指明天屍體被載著出去。南齊太尉司馬殷齊之跟隨陳顯達去鎮守江州,臨行前向寶志辭別,寶志在紙上畫了棵樹,樹上有鳥,告訴他說:急難之時可以登上這棵樹。

後來顯達背叛朝廷,留下齊之鎮守江州,叛亂失敗後,齊之叛逃進了廬山。有人騎馬追了上來,眼看就要追到跟前了,齊之見林中有一棵樹,樹上有鳥,跟寶志所畫的一樣。

他頓時省悟過來,急忙爬到了樹上,樹上的鳥一直沒有飛走。追的人看到樹上有鳥,便以為樹上不會有人,於是回去了。

結果,齊之就這樣逃脫了。南文屯騎桑偃想要謀反朝廷,他去看望寶志,寶志遠遠地看見他就跑了,邊跑邊大喊道:要圍台城,想反叛,砍頭破肚。過了十來天叛亂終於發生,桑偃叛逃去了朱方,被人捉住,果然被砍頭破肚。

南梁鄱陽忠烈王曾經硬把寶志弄到自己的府第,寶志突然急急忙忙地讓人尋找荊子,找到之後,他放在了門上,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久,忠烈王出任為荊州刺史。寶志的先見之明,像這次一樣的,並非一次兩次。

寶志平常大都住在興皇與淨名這兩座寺院裏,梁武帝即位後頒下詔書說:寶志公雖然身處世俗凡塵之中,卻能神游於幽遠無極之境,水火不能使其焦濕,蛇虎不能使其懼怕。

論其佛理造詣則聲譽無比,論其隱居韜晦之志則道行高絕。豈得以對待俗士凡情之舉,白白將他拘束限制,愚蠢鄙陋,竟至如此!從今以後,准其自由出入,不得再行限制。寶志自此常常出入於皇宮,經常出現在台城裏。

他與梁武帝對面坐在一起吃魚肉,昭明等各位王子都侍立在旁邊。吃完之後,武帝說:我有二十多年吃不出魚的味道來了。師父有何高見?寶志便從嘴裏吐出一條小魚,魚鱗魚尾都完好清晰,武帝見了深感驚異。

如今在秣陵仍有一條切剩的魚。天監五年冬,天大旱,各種祀祭方式都用到了,也沒求下雨來。寶志忽然啟奏皇帝道:我現在患病未愈。我來告訴官府求雨活命的辦法。如果不來告訴官府,就應受到懲罰。

希望在華光殿宣講《勝鬢經》求雨。梁武帝立即讓僧人法雲宣講了《勝鬢經》,夜間便下起了大雨。寶志又說:須用一盆水,上面放一把刀。

一會兒大雨普降,高處與低窪處都澆得透透的窈武帝曾經詢問寶志道:弟子的煩憂困惑尚未解除,用什麼辦法根治呢?答道:十二。明白人以為他說的是十二因緣是根治困惑的良藥。又問他十二的含義是什麼,答道:在書字時節刻漏中。

明白人以為他說的是寫在十二個時辰之中。又問他弟子什麼時候能夠靜心修習,他答道:安樂禁。明白人以為,禁者止也,到了安樂的時候,就可以停止了。後來,法雲在華林寺講說《法華經》,講到假使黑風處,寶志突然問他有與無的問題。法雲答道:世俗之諦自然是有(即存在),第一義的真諦則為無(即一切皆空)。

寶志與他往復幾次進行辯難,然後笑道:若說體相是假有,這也不可解悟,很難解悟。所謂假使黑風,辭旨實屬隱晦。其他地方也都與此類似。有個叫陳征虜的,全家人都對寶志十分熱情,寶志曾為他顯示過自己的真面目,形相光澤像菩薩的塑像一樣。

寶志在世上出名顯奇共四十多年,崇敬信奉他的男男女女不計其數,但他喜歡用小便洗濯頭髮,俗眾與僧人暗中都有譏笑他的。寶志也知道許多僧人仍然喝酒吃肉,當譏笑他的人自己卻喝酒吃豬肚時,寶志憤怒地質問他們道:你們譏笑我用尿洗頭,那你們為什麼吃裝豬糞的袋子呢?譏笑他的人懼怕他,並且自感慚愧而佩服他了。

晉安王蕭綱剛出生的時候,梁武帝(蕭衍)派人詢問寶志,寶志合起兩隻手掌來說:皇子誕生了,好得很!然而冤家也出世了。後來推算年月日,蕭綱與侯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會稽臨海寺有個高僧,常常聽人說揚州城裏有個寶志,語言顛狂,放縱自在,這位高僧說:一定是狐狸的鬼魅。

我要到揚州都城去,找一隻獵狗把他趕跑。他乘上快船下海,直奔浦口。正要沿著長江往西行駛時,小船忽然被大風鼓蕩起來,他心裏知道是在往東南方向漂蕩,過了六七天才漂到一座海島上。

遠遠望見前面有一座用金箔裝飾的寺塔,高聳入雲,他便順著跑去。走到寺廟前一看,只見庭院與廟宇精美壯麗,到處是芳香的鮮花,有五六個僧人,都有三十來歲,個個容貌秀美,都穿著圓領喬色袈裟,正依在門前樹枝下談話。高僧說:我要到揚州都城去,被大風飄蕩到此處,不知你們這裏是什麼州什麼國。

如今四面環海,恐怕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故鄉了。那幾個答道:真要去揚州,即刻便能到。現在有封信託你捎到鐘山寺西排南頭第二間僧房,送給一個黃頭髮的人。

高僧便閉上兩眼坐在船上,等風聲休止時睜開眼一看,果然像那幾個僧人所說的,不知不覺間便到了西海岸。往裏行駛幾十裏,來到揚州。他徑直去鐘山寺訪向,都說沒有黃頭髮的。

他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有人報告說:西排南頭第二間房子,住的是瘋子道人寶志。他雖說分配在這座寺院,但總在都城的熱鬧地方,一百天也不回來一趟。

那間房子空無一人。正在他問答的時候,誰也沒發覺寶志已經來到寺廟的廚房裏。他在外面喝醉了,回來要飯吃。別人因為已經開過飯,太晚了,沒有給他,他就跳起來惡罵。這邊的僧人聽說後,打發小和尚繞到廚房旁邊,隨便地喊著黃頭髮。

寶志聽到後忽然說:誰在叫我?即追小和尚來到僧人跟前,對他說:你發誓要找獵狗捉我,為什麼空手來了?高僧知道他不是尋常人對他行禮表示懺悔,把書信交給了他。寶志看完書信說:方丈道人召喚我,不用多久我也該自行回去。

寶志屈指一算,又說某月某日就去,便不再與這位高僧說話。眾人只記得他說的某月某日。

天監十三年冬天,寶志在台城後面堂裏對別人說:菩薩要走了。不到十天,他就無病而死。

屍體柔軟兼有香味,容貌自然和悅。臨死前,他點上一支蠟燭,交給了後屋的守門人吳慶,吳慶立即奏稟了皇帝,梁武帝歎道:大師不再留在人間了。給你燭的用意,是要你把後事囑與我啊!於是厚加殯葬。

遺體安葬在鐘山獨龍崗上,仍在墓地建立開善寺,敕令陸倕在墳前製作墓誌銘,王筠在寺門內刻寫碑文,並在各處傳佈其遺像。寶志開始顯露神奇形跡時,約有五六十歲,直到臨終也不見衰老,實在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年紀。

有個叫余捷的道人,住在京都九日台的北面,自稱是寶志的姑舅表弟,比寶志小四歲,推算起來。寶志死時該有九十七歲了。後魏也有個稱作寶公的僧人,不知老家是什麼地方的,相貌很醜陋,知識極通達,能通曉過去和預見未來三代的事。

說的話像讖言符咒,無法理解,事後則被證明句句屬實。

胡太后問他世事的結局怎樣,寶公抓一把米給雞,嘴裏發出朱朱的喚雞聲,當時人們都不解其意。

到了建義元年(西元528年),胡太后被爾朱榮殺害,這才驗證了朱朱是有所指的。當時有個洛陽人叫趙法和,請寶公占卜什麼時候能有爵位,寶公說:大竹箭,不用羽,東廂屋,急手作。當時誰也不懂是什麼意思。

過了一個多月,趙法和的父親死了,所謂大竹箭者,是指服父喪所用的粗竹杖,東廂屋者,是在中門東側搭制的守喪的房子。當初寶公所作的十二字歌訣,都被說中了。這個寶公與江南那個寶志公,尚未查明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Comments | 0.00.00 | 12.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