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
 

 

 

 

 

 


 

宣律師

唐高宗乾封二年春季二月,西明寺律師逐靜在京都城南原淨業寺修習佛道。

逐靜律師積德高遠,久持道心。

一天,忽有一人來到律師的住處。

施禮致敬,相互道過寒暄之後,律師問道:施主家住何處?尊姓貴名是什麼?此人答道:弟子姓王名璠,是大吳國時蘭台的臣民。

康僧會法師當初來到建業,國主孫權沒有立即允許他傳教,令其感召希世之珍寶,為他建立非常之寺廟。

當時天地諸神都以威靈相助,康僧會法師在三七那一天,便感召得到了佛祖遺骨舍利。

吳王手拿銅瓶傾倒在盤內,盤子被舍利所衝擊,當即破碎。

又用火燒錘擊,都不能使舍利受損。闞澤、張昱等人,也因得到天人保佑與幫助,天人進入他們的身體,才使其神思敏捷清爽,能夠對答流暢允妥。

如今我們已升天,以弘揚保護佛法為職事。

弟子是南天王韋將軍屬下的使者。將軍的事務極多,他要擁護三洲的佛法,凡是各處出現爭鬥、危機的事情,將軍無不親自前往,進行曉喻調解。

如今南洲剛剛平復和解,天王就想立即到此,只因事情繁雜有所耽誤,不久就會到來的,天王讓弟子等人先與律師談談。不久又有一人到來,自稱姓羅,是蜀地人。

說話全是蜀地口音,大談佛教的律相之法。

初見面時,禮儀如同俗眾,講述起佛法之緣由來則極有見地,於是讓人忘了他原先的俗態。接著又來了一個人,說是姓費,禮儀方方也如羅氏一樣。

他說:弟子在迦葉佛時生於第一層天,在韋將軍屬下供職。

天下諸人多為貪欲迷醉,弟子憑藉自己的宿願,不惑於貪欲,以清靜為本,奉行佛法,尤敬重佛藏中的戒律。

韋將軍以童真之心奉事佛法,不受貪欲之煩擾。

天王之下有八將軍、四王、三十二將,共同管理四方天下,往返保護,扶助所有的出家人。

四方天下之中,北方天下佛法流布不廣,影響較小;其餘三方天下佛法弘揚廣大,影響比較普遍,然而出家之人多數違犯禁戒,嚴格恪守戒律的人為數較少。

東方天下與西方天下,人們不那麼精明聰慧,自身的煩惱也就難於遷化。南方天下的人,雖然多有犯罪行為,但是只要認真感化令其從善,他們那精明靈活的心性比較容易馴服。

釋迦佛祖在臨近涅槃升天之際,諄諄囑咐弟子門徒,並令其謹慎守護佛法,不讓妖魔鬼怪侵擾。

如不嚴加守護,如此違戒犯規,哪里還有人奉行我佛之法教的。所以,佛祖的諄諄教誨與至誠告誡,我輩不敢不奉行。

戒律雖然受到一些破壞,我們仍要以慈悲為懷,盡力去保護出家之人。只要他們修行善事,過去的各種過錯都可以不咎,善事多了就會忘記過去的污點,不必記取以往的過失。

況且人世中的臭氣,上薰空界四十萬里,諸位天人心境清淨,對此臭氣無不厭惡。但因受到佛祖的囑咐,令其盡心守護佛法,何況天人尚與世人共同棲止於同一個天下,所以諸位天人不敢不來到天下。

韋將軍是三十二名天將之中,最有弘揚守護佛法之誠意的。

世間有許多魔男魔女,輕侮戲弄出家人,出家人中的道力微弱者,都受到他們的迷惑攏亂。

一有這類事情發現,韋將軍便急忙奔波而到,應該適時地將他們剪除掉。所以只要韋將軍有事要辦,需要到四位元天王住處時,天王見了都起來迎接。

這都是因為韋將軍能以童真之心修行,又能精誠守護佛法的緣故。

弟子稟性喜愛戒律,如來佛祖一代所創制的律藏經典,我都在講堂上聆聽接受過。律師便向他詢問律典中諸多文字隱晦處的含義,費天人無不給以決滯釋疑。

然而東方華土對待佛法的態度,往往就像一向對待肉眼能夠看得見的山海水石一樣,只是認為佛法靈驗、實用所以才去敬奉它。

這樣來看待和探求佛法佛理就失去了它的根由,不能領悟它的深層底蘊。又因這樣的緣故,伴隨而來的現象就是多為實用目的而去諮詢祈請佛教。

而佛法本身是對三界萬物之中深邃玄幽之相,通過法理予以概括,這是肉眼凡胎無法看得見的,也是不能用語言具體明確的加以宣示與指述的。

宣律師又將《感通記》中記載的內容來詢向費天人道:益州成都的多寶石像,是什麼時代的佛像?費天人答道:蜀都的原址在青城山上,現在的成都當時還是一片汪洋大海。

遠在迦葉佛(釋迦牟尼十六弟子之一)時代,有人在西洱河摹擬多寶佛全身形相製造了多寶佛石像,放在西洱河鷲頭山寺廟裏,後來有個成都人到西洱河去興易,帶著這座石佛像往回走,走到現在的多寶寺那個地方,被海神踩翻了船而沉沒了。

因為當初那個取像的成都人,看見海神在岸上遊逛,以為是山鬼,便把海神殺了,所以惹怒了海神,如今海神便把他的船掀翻了,結果是在同一條船上的人與佛像都沉到了水底。

那尊多寶佛石像原先所在的鷲頭山寺廟,舊廟遺址仍然存在,仍有一座寺塔,寺塔經常放射出亮光。

假如要到那個地方去,就需路過郎州,大道與小路都放在內,須走三千多裏路才能到達西洱河。西洱河特別寬,有的地方寬一百里,有的地方則寬達五百里。

河的中間有山島,島上有古廟,寺廟裏仍有經書與佛像存在,但沒有僧人居住。

經書的文學與我們看到的一樣,寺廟內還時常聽到有鐘聲響,當地的百姓都比較富足,每年四、八兩月,他們都按時去古塔供奉祭奠。

寺塔好像受戒時的壇台,由三層石塊砌成,塔頂覆蓋著鉛盆。

這種寺塔,那個地方極多,當地人稱為神塚。

每當寺塔發射亮光時,人們使用素食菜果等祭祀,祈求神靈賜福、保佑。

這個地方往西北走距離西州兩千餘裏。距天竺國不太遠。

過去常常有人到過那個地方。

再往後說就說到晉代了,晉時有個僧人在這個地方,看見地上有一座土墳,他平掉之後緊接著還冒出來,隨平隨冒,他奇怪土墳平不掉,後來便被他挖開了。

挖開之後又奇怪怎麼那樣深,於是繼續往下挖。

掘到一丈多深時,掘出了佛像、人骨與船。

骨頭架子上的肘骨與脛骨特別粗大,相當於現在人的幾倍,這是迦葉佛時代,壽命長達兩萬歲的閆浮人,如今時劫減少,人的壽命短促了形體也短小了,這是正常現象,不足為怪。

那位僧人挖得石像之後,因為拖不動;便化成一位老人,指揮調遣起來就比較方便了,不大一會兒就安排妥當了,把石像暫時埋藏了起來,到了隋朝又重新發掘了出來,石像於是又出現在世上。

蜀地人只知道這座神像是從地下發掘出來的,但並不瞭解它的根源是怎麼回事。他們見石像腳背上刻有多寶二字,於是就稱它為多寶石像,又稱安置石像的廟為多寶寺。宣律師又問到,石像上刻的多寶二字屬於隸書,隸書出於秦代。

怎麼在迦葉佛時代就已有了神州的隸書呢?費天人答道:秦代李斯的隸書,原是近代對遠古時代的繼承,隸書的興起出現于古佛時代。

現今南土四周有一千多個海島,莊嚴閻浮,那裏有一百多個國家,他們的文字語言都與大唐國相同,只因海路遙遠,動輒幾十萬里,得不到轉譯傳播,致使你們這個地方封閉自守,這也是不足為怪的。

律師沒有聽說過嗎?梁朝的顧野王是太學之中學識最為淵博的人,他四處考察文字的起源,也沒找到確切的答案,所以在《玉篇》序中說:有人打開春申君的墳墓得到他的銘文,銘文全是隸書體文字。查春申君是東周列國時代的人,可見隸書非秦國吞併六國之後才出現的。

六國時代到底是篆書還是隸書,尚且不可測度,怎麼能知道迦葉佛時代的事呢。

所以,隸書到底起源於何時,絕不是單憑耳聞目睹的現象就能斷定的。宣律師又問道:現在長安城西的高四土台,俗稱蒼頡造字台。

怎麼說是隸書字在遠古時代就已經有了呢?費天人答道:蒼頡在這裏堆土為台以觀察鳥的足跡,這件事不是沒有。但關於蒼頡其人,人們很少知道他的來源,有人說他是黃帝的臣民,有人說他是古代帝王。

鳥跡之書時時都在衍變,一成不變的事現在絕對沒有。

這是無須分辯的,用不著多費否舌。又有個天人,姓陸名玄暢,前來拜見律師道:弟子是周穆王時生在初天的,本是迦葉佛時代的天人,為了開導教化世人的緣故,周穆王時暫時現身。

你所問的高四台,它本是迦葉佛在這裏舉行第三次法會,講說佛法度脫人的地方,到了周穆王時,文殊與目連前來教化,穆王聽從他們教化,他們就是列子所說的化人。

化人告訴周穆王說:高四台是迦葉佛講說佛法的地方。穆王便在那裏修造了三會道場。

到了秦穆公時,扶風得到了一尊石雕佛像,穆公不認識,便扔到了馬棚裏,佛像身上弄得非常髒。

佛神生氣了,便讓穆公得了病,穆公又夢遊見到天帝,受到嚴厲的責罰。夢醒後詢問侍臣由余,由餘便答道:臣聞周穆王時,有兩個化人來到這片國土,說是佛神。周穆王非常信奉他們,在終南山上修造了中天臺,高一千多尺,中天臺的遺址現在仍然保留著,又在蒼頡臺上建造了神廟,叫作三會道場。

您現在的災禍,全是因為不尊敬佛神而招致的。素穆公聽了大為恐懼,對由餘說:我最近得到一尊石雕人像,石像的穿戴不是現在人服飾的款式,我把它扔到馬棚裏了。

莫非這就是佛神嗎?由餘聽了,前往馬棚裏一看,對穆公說:這尊石像真的是佛神。

穆公把石像拿回來清洗乾淨,安放在十分清淨的地方,佛像便放射出光芒,穆公又恐懼了。

以為佛神放光是在生氣,便宰豬殺羊擺供祭祀。不料善神們把這些牛羊等肉統統拿到遠處扔了。穆公更加恐懼了,便問由餘這是怎麼回事。

由餘答道:我聽說佛家素淨,不吃酒肉,為的是愛惜生物的性命。如果得到一個佛像,供奉的時候只要燒香就行,用來祭祀的供品也都是素食果蔬之類。穆公聽了大為高興。

他要製作佛像,苦於沒有工匠,又詢問由餘怎麼辦,由餘答道:在從前周穆王修造寺廟的附近,應當有工匠。於是,便在高四台南面的村莊裏找到一位老人,此人姓王名安,已經一百八十歲了,王安說他曾在三會道場看見過別人製造佛像,但現在自己已經老了,無力製作;在自己村莊的北邊有兄弟四人,當年曾在道場內當工匠親手製作過佛像,可以找他們四人一起製造。

秦穆公便照著王安的話辦了,找到這兄弟四人,製成一尊銅佛像,銅像的形相端莊豐滿,穆公十分滿意,大加賞賜四位工匠。

工匠們得到賞賜的錢財後,都用來修造了功德,在蒼頡土臺上修建了幾層樓閣,樓閣高達三百尺,當時人們稱它為高四台,有的叫它高四樓。

這兄弟四人姓高,老大叫高四,所以樓閣起名高四台或高曰樓;也有人說,用高四給樓臺命名,是因為樓臺本為高氏四人共同建造的。

總之。

高四台的名字與建造人有關,現在人們仍然叫它這個名字。宣律師又問陸玄暢天人;釋迦牟尼十大弟子中的目連與舍利弗,;這兩位佛子早已不在人世,為什麼後來又出現了呢?

天人答道:跟他們同名的有六個人,這個目連不是原先那個大目連。

到了北朝宇文周時,文殊師利佛化為佛僧,來到北地遊化,說要到迦葉佛講說佛法的地方去禮拜,還要到文殊住過的地方去。這個地方就是清涼山(即五臺山)。

他遍訪僧人與俗眾,沒有人知道這些事情。當時有個智猛法師,年僅十八歲,他反問這位佛僧:你根據什麼知道有兩位元先聖的餘跡?佛僧答道:在秦國都城南面二十裏處有座蒼頡造字台,那就是當年迦葉先聖講說佛法的地方。他又說:在沙河以南五十裏,青山以北四十裏,就是那個地方。智猛法師又問他沙河、青山指的是什麼地方,佛僧答道:指的是渭水與終南山。這位佛僧便從渭水出發一直往南走去,於是找到了高四台,便說這就是當年迦葉佛講說佛法的地方。

當時智猛法師也跟著他到那裏去禮拜先聖餘跡。

不久,這位佛僧便不見了。

智猛長大後,把這件事跟太常韋卿說了,請他在高四台這個地方,依照原樣建立了寺廟,寺廟建成後便奏報了北周皇帝,命名為三會寺。到了隋煬帝大業年間,廢除了三會寺。

因為寺廟被廢棄,裏面的佛像便配置在菩提寺內。

如今京城東市區西平康街南門東邊菩提寺西殿的佛首,就是當年三會寺內的佛像。

釋迦如來佛祖得度大迦葉之後,第十二年,大迦葉來到這座高四台,台下現有迦葉佛的遺骨舍利。

周穆王游于大夏時,佛告訴他你們那個地方現有古塔,可以回去到那裏禮拜供奉。

周穆王問古塔在什麼地方,佛說在都城鄗京的東南方。

據西天竺國的圖書資料記載,說這年有個師子國僧人叫長年,現年九十九歲,是三果阿那含人,聽說鄗京東南有古塔,他便親自到那裏禮拜。他又奏請皇帝。

要到北岱清涼山文殊師利佛安放的地方去。

皇帝聽了非常高興,賜給他宮內用的驛馬以及弟子官佐二十餘人,供他使用。

出發之後,各位官人弟子都騎著官馬,唯獨長年一人徒步走路,因他從小到今,一直堅持修練苦行,從來不騎牲畜。

到了岱州清涼山後,長年使用雙肘雙膝著地,肘行膝步而上,直至中台佛堂,也就是文殊師利菩薩廟堂。

從下面到佛堂這樣跪行了三十多裏,沿途山石鋒利,刺破了肌肉直到骨頭,竟沒有血漿流出來。

到了第七天,累得趴倒在地上,面頰貼著泥土,爬不起來,也不進飲食。

這樣整整七天期滿之後,忽然從地上站了起來,歡蹦跳躍,神揚氣爽,只覺得四面八方上下空間,處處都能看見文殊師利菩薩與聖僧羅漢。

跟從他的幾十名僧人俗眾,有的也能看見,有的則什麼也看不到。

又有一條身長幾裏的巨蛇從北面爬來,直接撲向長年,長年見了非常喜歡。

巨蛇用嘴含過法師的腳之後,立即變成僧人的形狀。

眾人見了十分懼怕,紛紛四散奔逃,唯獨長年一人,心不驚動神情坦然。

種種靈驗報應的事情,還有很多,不能一一細述。宣律師又問天人道:自古以來代代相傳,文殊曾在清涼山上統領五百名仙人講說佛法。

經書裏明文記載著文殊是長久住在娑婆世界的菩薩。

娑婆世界則是大千世界的總稱,為什麼他偏偏只在清涼山這個地方呢?

天人答道:文殊師利佛是諸佛的元帥,隨處都能見到,因緣變化不同。

此乃大士大功,並非常人之境界,不必在此評斷,只管信仰就是了。

雖然如此,文殊多數情況下還是住在清涼山的五台之中,此地現屬北岱州西部,設有五台縣清涼府。

唐朝以來,有位僧人名叫解脫,他在岩窟死亡三十多年了,遺體一直沒有腐敗,就象園寂入定的一樣。

又有一位僧尼,也是入定不動。他們的遺體都經過了許多年沒有敗壞。聖跡與寺院,菩薩與聖僧,仙人與仙花,屢次出現在人的面前。

所有過些,都在別處有所記載,怎能叫人不相信呢。律師又問天人道:現在五臺山中台的東南三十裏處,有一座大孚靈鷲寺,兩座殿堂隔河相望,至今猶在;寺院南面有花園,占地面積兩頃左右,一年四季都開花,只是顏色種類不同,花園四周有綠樹環繞。

人們將裏面的花草移到別處栽種時,都不能成活,只有在這個花園裏生長,才能永久繁榮。

人們追究這座寺廟建于何年何月時,都沒有考證出準確年代,有人說寺廟是漢明帝時建立的,有人說花草是魏孝文帝時栽植的。

自古以來代代相傳,各種說法互不相同,到底哪種說法是真實的呢?天人答道:確實是兩位帝王建造的。

從前,在周穆王時,就已有了佛教,這座山特別靈明神異,是文殊居住的地方,周穆王在這座山裏修造了寺廟,供奉佛法。

到阿育王時,也依舊例設置了寺塔。

漢明帝初年,摩騰法師是阿羅漢天眼,也看見這裏有寺塔,便請明帝在這裏建立寺廟。

這座山的形狀象靈鷲山,名字叫大孚,孚就是信的意思。明帝深信佛法,便在這裏建立寺廟勸導世人。

元魏孝文帝的都城在離五臺山北台不遠的地方,所以常常來這裏禮拜供奉,現在石頭上清晰地看到有人馬走過的痕跡,就是這件事情的證明。

豈止五臺山有靈驗,如今終南、太白、太華等五嶽名山,都有聖僧名僧住在那裏主持講說佛法,以圖佛法久存。

這些地方也都有人前去設供祭祀,都能感應靈驗。

所有這些事情,別處都有記載,此不贅述。律師又問天人現在涼州西番和縣斷裂的佛像,是什麼年代製造出來的,天人答道:迦葉佛時代,有個利賓菩薩,看到這座山裏的人不相信因果報應,以殺害生靈為能事,當時住在這裏的有幾萬戶人家,沒有一個敬重佛教的。

菩薩為了救拔他們,便為他們在這裏建立了寺院,大梵天王親手製造了利賓佛像,佛像製成後,菩薩的神力能使它與真佛設有不同。

菩薩到處游化,講說佛法,教化每個人。

人們雖然蒙受佛教的教化,卻仍然不信奉佛法。

這時,菩薩便施行了恐怖方法,讓佛像手舉著大石頭,石頭可以驟然落下來,要壓住下邊的人。

由於菩薩顯揚神威以示勸化,人們便忽然回心轉念,開始敬信佛法。

所有殺害生靈的器具,於是變成了蓮花,蓮花開滿了各處的大街小巷,就象種植的一樣。

佛像剛剛收斂了神力,菩薩又勸說那些清真的信徒,讓他們修造七座寺廟。

要在南北一百四十裏、東西八十裏的範圍之內,漫山遍穀,處處都有僧舍佛殿。

營造過程長達十三年之久,才得以全部建成。

同時出家修道的,多達兩萬人,他們都住在這七座寺院裏。經過三百年的長期修練,這些人的道業法力都大了,從前所做的惡行,當世減輕了罪過,不再被打入地獄。

從前被他們殺害的,在惡趣之中又發下惡願:那些殺害我們的人,乘其未能成佛的時候,我們應當把他們害了;如不加害於他們,他們的罪蘖便會消除,我們就沒有理由和辦法予以報復了。

於是,他們便一起口吐大火,焚燒了寺院僧舍,直到那些人聚居的地方被大火洗動一空為止,縱使有人苟活於火災、又以大水淹沒溺死,結果是沒有一人能夠倖存。

當時那個地方的山神,在寺廟尚未倒塌之前,收取了利賓菩薩的神像,運到很遠的空中;寺廟破毀之後,山神又把菩薩的佛像安置在地下石室中供奉。後來年頭太多了,石像仍然存在而石室卻已不見了。

等到劉薩訶法師前去拜山時,石像便從地下冒了出來。那個薩訶法師的前身,原是利賓菩薩,利賓菩薩的石像已經身首異處。

這都記載在別處了。律師又問他江南龍光寺的珍貴佛像,人們傳說是西域僧人羅什帶來的,也有人說是從扶南國得來的,哪種說法是正確的?

天人答道:這尊佛像不是羅什帶來的,而是南朝宋孝武帝征扶南時獲得的。

昔日佛祖去世三百年時,北天竺的大阿羅漢優婆質那,將神靈之力施加給工匠,工匠在以後的三百年間,開鑿大石山,安置佛窟,從上到下共有五層,高三百餘尺。

請來彌勒菩薩指揮安排,製作檀室放在那裏,玄奘法師的《傳》說,檀室高一百餘尺,《聖跡記》則說,高八丈,腳背為八尺,在六齋日經常放射光芒。

當初製作的時候,羅漢將工人送到天空,如此送上三次才製作成功。

佛窟的第二層安放的是牛頭旃檀,第三層安放的是金像,第四層是玉像,第五層是銅像。普通人現在看見的,只是最下邊的第五層,上面四層都關閉著。

整個石窟光閃閃的,能夠照徹人的肺腑。

石窟建成後的第六百年,有位佛奈遮阿羅漢,他剛生下來母親就死了。

他又出生在扶南國,因為念及母親生育自己的重恩,便從石窟最上面的一層拿了一個小檀像,讓母親供奉。

母親死後轉生到揚州,長大後出了家,住在新興寺,證得三果。

宋孝武帝征扶南時,得到了這尊小檀像帶回了京都。也是借了奈遮阿羅漢的神力、母親如今仍然健在,時常到羅浮天臺等西方各個地方去,從前那裏的法盛曇沒有人去拜謁,母親去的地方還要往西。

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有《傳》五卷略加論述,怎麼忽然說什麼這尊檀像是羅什背到這裏來的呢?

宣律師於是問道:羅什法師一代人翻譯的佛經,人們大都偏愛,所以從那之後,修習佛法的情況開始興盛起來。

這是什麼原因呢?天人答道:鳩摩羅什這個人聰明智慧,善於理解大乘教義,在他主持下一起參與翻譯的人也都是佛教界的俊才。

羅什是那個時代的珍寶,是空前絕後的人,使人望塵莫及。

所以他所翻譯的佛經,以領悟和傳達佛法的教義為主,是最接近佛祖遺著之真義的。律師又問道:通常都說羅什法師被秦人姚興逼迫,破除了佛教嚴格的戒律;怎麼說他是最得佛祖遺教之真義的呢?

天人答道:這個問題不是芸芸凡眾所能理解的,無須多加評論。羅什法師的德行在於佛事三賢,宗旨之所在是感通教化眾生,哪能糾纏和拘泥於小節的缺失,應當隨因機緣而行事。

所以經他譯釋的《大智度論》這部經書,十分省略為九分,其餘的經論如何,道過這個例子就可以推知。

對於佛法教義的沉思感悟,理解越來越新,象他那樣能夠深刻領會先聖的旨意,實在很少見到。

他又蒙受文殊的指點傳授,讓他刪定譯釋的經論,所以大大超過普通人的翻譯。

對他這樣的人。

怎能因為他被逼收納妻室而加以譏笑,從而一筆勾銷他深刻的造詣和卓著的建樹呢。律師又問在邡州顯際寺山上出現的石像是什麼時代建造的,天人答道:石像秦穆公時製造的,石像原先出現的地點是周穆王建造寺廟的地方。

佛祖去世之後,阿育王的第四個女兒又建造了佛像和寺塔,在這裏供奉,這時在這座寺廟裏住著一至三個得到證果的僧人。

秦穆公的宰相由余常常到這裏供奉。

在從前迦葉佛時代,也在這裏建立過寺廟,是那個沙彌顯際所建造的。

後來這座寺廟仍採用本來的名字,匾額上題的是顯際寺。

律師又問金玉華宮南面檀臺山上有座磚砌的古塔,塔的四面各為四十步寬,底層極為雄壯,四面都有石龕,石龕旁邊有小塊的磚,又有三十餘塊窯磚。

塔的形狀十分古老,不知是什麼時代建造的,然而塔內常常聽列有鐘聲。

天人答道:這是周穆王時的寺廟,名字叫靈山。

到阿育王時,敕令山神在這裏建造了一座塔。

西晉末年出現動亂局面,五胡亂華控制政權,劉曜建都于長安。

他幾次夢到在這座山上看見有佛坐在塔里,佛對劉曜說:你要少喝酒,不要沉醉於色欲,要罷黜奸邪運用忠良。劉曜不聽佛的勸告,後來在洛陽酒醉落馬,被石勒擒獲了。

當初,劉曜被夢境所提示,派人尋訪這座山,果然見到這裏有個佛像坐在小磚塔里,與他夢中見到的完全一致。

他便令人毀掉小塔,重新建造了大磚塔,塔高一十九級,同時還建造了寺廟,寺廟極為壯麗,寺廟的名字是法燈寺,引度了三百名僧人住在寺內。

劉曜滅亡于石趙之後,法燈寺內有四十三位僧人修練證得三果,山神在現今的大塔後面又建造了一座寺廟,用以供養這些證得三果的高僧。山神到太白山上採取靈芝卓,供養這些聖僧,這些聖僧便得到了長壽。

這座寺廟現今仍在,但是凡人看不見。

現在常常聽到的鐘聲,就是這座寺廟裏的鐘聲。

磚塔本來的基礎,雖然經過劉曜的翻新改建,但仍是周穆王時建寺廟的地方,又是迦葉如來時代古寺的舊址。

到了唐太宗貞觀年間,在玉華宮北面慈烏川山上,經常見到一群鹿集在一個地方,把它們趕跑後還返回來,有人感到奇怪,便在這個地方往地下挖,掘到一丈深時得到了一尊石像,身高一丈左右。

這尊石雕佛像現今還供養在寺廟裏。律師又問荊州前大明寺內的旃檀佛像,據說是優填王所製造的,被依傳從那裏來帶到了梁朝;如今京城長安又有一個這樣的檀木佛像;這兩個之中哪個是本像?

天人答道:大明寺裏的那個是本像,梁高滅亡後,佛像來到了荊州。

梁元帝承聖三年于北周平掉南梁朝後,把國寶都收集到北周,當時那尊檀像被一住僧珍法師隱藏在房內,贈給前來收集國寶的使者許多財物,檀像便保留了下來。

到了隋文帝開皇九年,文帝派遣使者柳顧前往荊州迎請檀像,寺僧又懇求留下檀像讓其守護荊楚之地,柳顧是這個地方的人,所以聽從了寺僧的請求。

他令人另外刻制一尊檀像,拿去向皇帝複命。當時訪求匠人時找到一位婆羅門僧人,名字叫真達,是真達為他刻造了檀像。這尊檀像就是如今長安大興善寺中的那尊檀像,也很靈異。

本像在荊州,由僧人用漆布幔帳遮蓋著。佛像的仿製品,製作的形相無論怎麼好,也不如本像。

大明寺本是古佛的住處,所以有靈氣的檀像不願遷移到北方。

近來有一位長沙寺的義法師,在天人的點化之下開發覺悟了,於是除去了遮在檀像上的漆布幔帳,使檀像的真面目重新顯示了出來,大大感動了信徒的心懷。

揭去帳幔後重新看到了佛像風采,發現檀像的製作本無沾補銜接之處,光著的腳背尤其為特異,就像象牙雕刻的一樣,絕對不象人工製作的。

而興善寺的檀像軀體,處處都與本像不同。律師又問他涪州相思寺旁邊,有很多古跡,上面有用篆字刻寫的銘文,認不出是什麼意思。這件事怎麼解釋呢?

天人答道:這是迦葉佛時代的事。當時有個山神姓羅,名叫子明,蜀地人。這位山神過去是個受戒的僧人,平生憎恨破壞戒規的人,發下惡願說:我死之後一定要化為大惡鬼,吃掉這些破除戒規的人。

這一惡願便兌現在他身上,他死後成了這裏的山神。山神下面有許多部屬,他所管轄的地方,東西長達五千餘裏,南北也有兩千多裏。他與部屬每年吃掉萬人以上。

這位山神轉世之前的那位僧人本是迦葉佛的兄長,後來迦葉佛憐憫這位本是自己大哥的弟子,便來教化他,運用了種種神變之法終於使他服從,給他受了五戒,接著他便認識了宿命,於是不再吃人了。

恐怕他以後變心,迦葉佛便留下了這些佛跡。阿育王在這些佛跡上建起了寺塔,寺塔坐落在山頂上。山神便藏在山頂上的石頭裏。

塔是白玉石徹成的。這位山神現在仍在,他住的地方下面的那座石塔,是阿育王建立的。

在囑咐的文章中可以見到。宣律師又問他南海循州北山興寧縣邊界處的靈龕寺,有很多佛靈的神跡,這是怎回事?

天人答道:這些神跡都是文殊所留下的。

文殊先聖有個弟子在這裏做山神,作了很多惡業,文殊憐憫他便來對他施行教化,他便認識了宿命,請文殊先聖為他留下神跡,自己好常常禮拜,從而脫離惡業。

文殊就為他顯現了神跡,如今見到的神跡就是這樣來的。在唐太宗貞觀三年山神命終,托生於兜率天。

另有一個山鬼來到此地居住,這個山鬼就是原來那山神的親家。他又大作惡業。生在兜率天的那位原山神憐惜他,便下來請文殊為他顯現小的神跡,用以教化後來的山神,文殊又照過去那樣為他顯現了小的神跡。

所以如今在這座山上顯現的神跡,沒有不是有來由的。

在囑咐的文字中可見。律師又問沁州北山石窟裏的佛像常常放出光芒,這裏的佛像是什麼時代製造出來的?

天人答道:這座石窟在迦葉佛與釋迦牟尼佛兩個時代都有,你說的佛像是從前穆王弟子所製造的迦葉佛的佛像。律師又問他渭南山與終南山上的佛面山、七佛澗是什麼時代出現的,天人答道:這件事與前面那件事相同,南山上的庫谷天藏是迦葉佛親手所造的庫藏。

現有十三位緣覺住在穀內。律師又問他此地有許多佛像,傳說是殷周時代昭王、莊王等製造的,說法不一,如何確定?天人答道:這些說法都有依據。

弟子夏桀時有了天,都受到佛的教化。

況且佛有三身,其中法,報二身,平常人看不見,但這二身也都化登在地上;獨有化身,替身該有三千,有百億個釋迦牟尼佛,隨著人的感悟時時都可以見到,或先或後時間不確定,或者在殷末見到,或者在魯莊公時見到。

這百億個釋迦佛的化身都在大千世界之中,時間先後成為一統,人們隨著不同的機緣隨時都可能感悟而見到,到底是先還是後怎麼能夠確定呢!

假若依據法、報二身,這個問題就更為清楚了。

這是不足驚歎的。律師又問天人道:漢地所見到的許多佛像,常常傳說是阿育王的第四個女兒所製造的,這些說法的依據都不明確,很難得出可靠的結論,這件事情怎麼解釋呢?天人答道:這是事實,不用懷疑。因為阿育王的第四個女兒相貌不揚,很長時間嫁不出去。

她常常報怨自己太醜,便畫佛的形相,希望自身也能有佛的相貌。

佛像畫成後又發願道:佛的相貌這麼好,超出于常人,怎麼能同我的相貌相比呢!從此之後她苦苦祈求,經過許多年月後,終於感應到佛形出現,她自己的形貌驟然改變了。

父親問她是怎麼回事,她便告訴了發願祈求的經過。如今北山玉華寺,荊州長沙寺,楊都高悝寺以及京城長安崇敬寺內的佛像,都是阿育王第四個女兒所造的。

有一幅畫像畫著她光著腳背,靠著一本梵文書。

漢人讀者,很少有認識梵文的。阿育王便把這幅畫像,讓鬼神們隨緣感悟,到處流傳以開悟他們。

如今看到的佛像面部,沒有不是女性的臉型的。崇敬寺那個地方本來是戰場,西晉末年有五胡亂華,互相以刀兵格殺,這個地方地下有許多人的骨頭,現在還能挖到。

所殺的都是無幸,生靈遭塗炭,所以鬼神們帶來佛像鎮壓冤魂,讓冤魂們能夠產生善良的心願。

北周朝滅絕佛法時,神靈也遷移了,隋祖楊堅時佛教中興,佛像又返回來了。律師又問人死之後仍有感應的事在平常人中也常發生,神魂走了形體爛了,為什麼還能活轉來,有的過了七天甚至許多天,還與活著時一個樣,這是什麼原因?

天人答道:人有七識(即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等),每一識都有神守護,其中以心識為主,主雖然走了,其餘各神仍在守護著,這是不足怪的。

比如五戒之中,每戒有五神,五戒便有二十五神,一戒破了五神便走了,其餘二十神仍然存在。

又如大僧受戒,一戒有二百五十神,也在每戒之中都感到有二百五十神在防衛著僧人。

如果破了一重戒,那就只有二百五十神失去,其餘諸神仍然跟隨著僧人。宣律又問天人道:在蜀地簡州三學山寺內,有空燈常照,這空燈因何而有?天人答道:三學山上有一座菩薩廟,這是迦葉佛正法時剛建立的,由歡喜王菩薩建造。寺廟的名字叫法燈。

從那時到現在,一直有燈光照到室外。

有小菩薩三百人,絕食長壽,常住於此山。

此燈又是後來山神李特繼續供奉的,所以每年到了正月,處處燃起燈燭,說這是供奉佛寺的。

 

 

Comments | 0.00.00 | 12.0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