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在水邊
◇  第二章 嬰啼
◇  第三章 傳說
◇  第四章 怪洞
◇  第五章 鬼上身
◇  第六章 第36條校規
◇  第七章 四個女孩
◇  第八章 嬰屍
◇  第九章 墳墓
◇  第十章 迷惑
◇  第十一章 方法
◇  第十三章 距離
◇  第十四章 怪女
◇  第十五章 尾聲

你知道鴨子有沒有什麼雙胞兄弟?課間休息的時候,我回過身向坐在我後邊的雪盈無頭無腦的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沒有。雪盈微一遲疑,果斷的回答道。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我還是不死心。 雪盈笑了笑:我和鴨子兩家是世家,從小就認識了。他是獨子,從沒聽說過還有兄弟姐妹的。更別說是什麼兄弟了。

她頓了頓,小心的望了我一眼,又補充道:但我們兩個只是世家而已,沒有任何其他關係! 我大失所望的哦了一聲。 你問這個幹什麼?雪盈好奇的問。我苦笑了下,將呂營對我講的事情向她複述了一遍。

 啊,所以你才會懷疑鴨子是不是有雙胞兄弟雪盈恍然大悟,接著咯咯的不停笑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

難道你就一點也不懷疑嗎?我慍怒的皺起眉頭。 雪盈可愛的搖搖頭,望著我,低聲說:的確是很可疑。我可以作證,鴨子絕對不會那麼聰明。但是聽你講完整件事後,我第一個感覺是什麼,你知道嗎? 我怎麼可能知道?

嘻嘻。雪盈又笑起來,卻不繼續剛才的話題,說道:聽說學校旁邊新開了一家咖啡廳。人家好想去,但就是沒人肯請我。 暗示的這麼明顯,就算是傻瓜也知道這絕對是借機敲詐。我長嘆一口氣,恨恨的道:好!我請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不行,太沒有誠意了。

 我氣的冒煙,又不敢表現出來。只得站起身,彬彬有禮的向她行了個禮道:我夜不語能有幸請您這位美麗動人可愛的雪盈小姐在今天下午共喝咖啡嗎? 雪盈看我咬牙切齒恨不得咬她一口的樣子,樂得花枝搖顫,慢吞吞的說道:雖然對我的形容還遠遠不夠,不過看在你的誠意上,本小姐就勉強接受你的邀請了!嘻嘻。 你滿意了?可以說了吧?

我用力的瞪著她那張小巧可愛的嘴,如果這時她的嘴裡再吐出任何一個要求,自己一定忍不住辣手摧花! 其實很簡單,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是雪盈正正經經的用手撐住頭,溫柔的看著我,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說道:也許是,鬼上身! 鬼上身?我只感到全身僵硬,一時間動也不能動了。 ──有沒有搞錯!?我本來還期待她會有什麼好線索的。唉,相信這個女人,看來果然是絕對的錯誤。

 我知道你不相信。雪盈顯然注意到了我流露的失望,但是小夜,你還能有其他解釋嗎?自從我們去請碟仙後,怪事就層出不窮。所有的事情我覺得都不應該再用常理來解釋。 但是你的解釋太不理性了。

理性?雪盈氣憤的說道:理性這種東西只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男生不願意接受某些事物的藉口罷了。其實真正不理性的根本就是你! 哈!我不理性?!你簡直莫名其妙!我用吵架似的聲音大聲叫道:哼,你這傢夥果然除了臉蛋外,其他地方完全毫無可取之處。虧我那天還差點以為你很可愛! 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

 夜不語!你,你雪盈的眼圈頓時紅起來,她怔怔的望著我,突然捂住臉,轉身向教室外跑去。 我愣愣的呆站在原地,低垂下頭──當然不是因為四周射過來的驚詫目光。 唉,看來不理智的,果然是我吧! 我緩緩的走出教室,向屋頂走去。 給你。我取出一張衛生紙,遞給背對著我抽泣的雪盈:對不起。這是我第一次跟別人道歉。

除了這三個字以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用來道歉的話了 我沒有怪你。不是你的錯。雪盈平靜的轉過身,用沙啞的聲音說道:我知道所有人都是這樣看我。都認為我只有臉蛋,沒有頭腦。但是我,但是我她全身顫抖起來,猛地撲進我懷裡,大聲的哭了。 傻瓜。我忍不住將這句比較文雅的髒話罵出了口,也不知道是罵自己,還是在罵她。

不知過了多久,明知道現在不該有所感覺,但那軟玉溫和的體溫和那股一直都縈繞在我鼻邊的幽檀香氣身體開始酥麻,於是,我不安分的動起來。 雪盈漸漸不哭了,似乎感覺到什麼,身體也變得越來越熱,突然她在我懷裡動了一下,接著我便被她用力推開了。 色鬼。小夜是色鬼!

雪盈滿臉通紅的低垂著頭,輕聲罵道。 我幹咳了幾聲,有意岔開話題,你的借書卡可不可以借我?我的弄丟了。真麻煩,學校的圖書館沒有借書卡進不去。 你要借書卡做什麼?和我眼神一接觸,雪盈便像慌張的小鹿般,急忙把眼神避開。 我饒有興味的看著這一幕,答道:剛才你的那番話,讓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說不定正是最近發生的怪事的關鍵。

是我讓你明白的?雪盈高興地抬頭望我,卻突然發現我正含笑的看著她,頓時臉上微微一紅,柔聲道:那你你明白了什麼? ──首先是鴨子,他和傳說裡那個失蹤的學長有許多共同的地方;而且,最讓我在意的是,學校裡的那條校規。為什麼學校禁止學生玩碟仙?

會不會是以前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 但是,圖書館真的會有答案?雪盈詫異的問。 不過,資料室應該常年都被一把大鎖鎖住的吧,你哪裡去找鑰匙? 問題不大,一支口香糖足夠了。

口香糖?!雪盈張大眼睛看著我,就像在看白癡一般:口香糖能開鎖? 當然,只要符合某種條件就可以了。

我心不在焉的答道。腦子又開始不停的思索起來。 鮮紅封面的學生手冊裡,那一條醒目的校規實在可疑。究竟以前在學校發生過什麼事情呢? 一想到這裡我就感到手心發熱,好奇心蠢蠢欲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