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氮的人新幾亞內亞的一些土著居民,每天僅吃很少量的食物。可是,令人稱奇的是,生活在這個貧瘠山區的土著居民,並非人們想像的那樣瘦骨嶙峋,恰恰相反,在這些土著居民中,無論男女老幼,個個都顯得十分強壯,沒有任何營養不良的症狀。科學家們對這種情況大惑不解,於是,決定對這些土著居民進行周密和細緻的檢查。

結果在這些土著居民的糞便中,發現氮元素的含量竟然遠遠超過他們進食的含氮量。為什麼進食少,排出的反而多呢?難道這些土著居民能像豆科植物一樣,能固定空氣中的氮元素來增加營養嗎?

他們的身軀裏也有固氮菌嗎?後來,科學家果然在這些土著居民的腸道裏找到了固氮菌,正是這些固氮菌默默地在這些土著居民的人體內吸收和固定空氣中的氮元素,繼而合成人體必需的蛋白質。雖然,目前科學家無法解釋這些土著居民的腸道內為什麼會有固氮菌,但是,這一發現對科學界的震動很大。

科學家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人類能夠自己培育出適合在人或者動物體內生長的固氮菌,利用這些固氮菌在人體或動物體內吸收和固定空氣中的氮元素,不斷地合成生長、發育所必需的蛋白質。   

●測不到腦子的人英國一位大學生幾乎沒有腦子,智慧卻異常超常。原來這名學生患了腦積水。

腦裏的水其實是腦脊髓液,由腦室分泌儲藏。在正常情況下,腦脊髓液迴圈於腦和脊髓內,最後進入血液。假如迴圈受阻,或腦脊髓液過多,液體就會積在腦腔內,形成腦積水。這種病通常會導致兩個大腦半球畸形,頭顱腫大。

患腦積水的嬰兒,如果出生幾個月後仍能活下來,也會極其遲鈍。這名學生頭蓋骨下的腦組織只有幾分之一寸厚,比常人薄了一寸多,卻一直生活得十分正常,而且才智過人。

至今,英國神經學家洛伯教授已發現了幾百個幾乎沒有大腦而智力甚高的人。據他說,有些測不到有腦子的人,智商竟高達120.科學家們對這個現象大惑不解,因為發揮腦功能的主要是兩個大腦半球。

他們猜想,腦積水患者的腦功能可能由腦內其他不大發達的部分接替了,或者正常的大腦只發揮全部腦功能的一小部分。不管怎樣,腦子很小的人,智力也可能很高。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科學家至今拿不出任何解釋。   

●望遠的人馬紐埃爾的家在瑞典的榭典馬爾摩,這是一個平凡的家。一天傍晚,馬紐埃爾在離自己的家有400多公里的哥德堡正和十幾個好友一起吃飯,突然,他大驚失色地喊道:不好!現在斯德哥爾摩市的榭典馬爾摩發生火災,火勢正在蔓延。哎喲,朋友家也著火了,我家看來危險。

過了一會兒,他才如釋重負地說:好了,火終於滅了。大火在我家隔壁的第3幢樓房處被撲滅了。距離這麼遠,他竟然就像在目睹眼前發生的事情那樣,說得十分肯定,在一起進餐的朋友們都對他的話表示懷疑。

但是不久,經過調查證實,那天馬紐埃爾的話與當時發生的一切完全吻合。人們對他千里眼的神力驚歎不已。

從此,馬紐埃爾便成了一個名聞遐邇的人物。無獨有偶,荷蘭海牙也出現了一個千里眼式的人物,名字叫佩達。伏羅庫斯,是個油漆匠。1943年秋天,伏羅庫斯在工作時,不慎從10公尺高的地方跌落下來,頭部受傷,當場不省人事,3天以後才恢復知覺。這時,出現了奇跡:他對相隔遙遠的地方發生的一切瞭若指掌,人們都稱他為千里眼。真是因禍得福!從此,許多人求他尋找失物,甚至連巴黎的警方也求助於他,請他協助偵破複雜的殺人案件。

在聯邦德國還發現了一位眼睛像顯微鏡的人,這是路德維奇堡的一個30歲的口腔科女醫生。這位元醫生可以不借助任何儀器,將一部30多萬字的長篇著作抄錄在一張普通的明信片上,她對於微型書籍的編纂毫不費力,並且極感興趣。一些光學專家把她這種奇特的視力稱之為活的顯微鏡。

但是這對獨特的眼睛也常給她帶來許多不便,紙張上普通肉眼看不見的纖維會擾亂她的視線,以致使她不能閱讀普通書籍和報紙雜誌;她更無法看彩色電視,因為她看到的只是螢幕上的五顏六色、不計其數的黑點。   

●吞吃異物的人南非青年薩爾門以生吞毒蛇聞名於世。他捉到毒蛇後用木棍把它打暈,這樣一來才容易吞到肚子裏,但不久毒蛇會蘇醒過來,在肚裏亂撞,這時他心裏會感到非常舒服。

摩洛哥有個20歲的青年阿蒂。阿巴德拉,他每天要吃掉3個玻璃杯。他說,咀嚼玻璃杯就像咬脆蘋果一樣爽快。從14歲起,阿蒂已吃掉了8000個玻璃杯。

好奇的人們都以觀看他進食玻璃杯餐為樂事。吃玻璃杯並非這位摩洛哥青年生來就有的能力。

當他14歲時的一天午夜,從睡夢中醒來,一股咬嚼硬物的感覺促使他抓起床沿的玻璃杯便使勁地咬,並將裂片嚼成碎片。從此玻璃杯成了阿蒂每日必備的特殊食品。摩洛哥健康中心的醫生從阿蒂的X光片中檢查不出任何結果,他的口腔、胃腸都沒有損傷的痕跡,也找不到玻璃的碎末。醫生說,這是醫學常理無法解釋的奇異現象。印度的庫卡尼吞食日光燈管時,就像品嘗甘蔗一樣津津有味。

他經常為觀眾表演這種進餐。觀眾常自費買來日光燈管供他咽食。只見他敲去燈管兩端的金屬接頭,抱著玻璃管子,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仿佛不是在吃玻璃管,而是吃甜脆可口的甘蔗。他一面咀嚼一面翹起大拇指,嘖嘖稱讚:好吃,好吃!進餐表演結束,還讓觀眾檢查口腔,他的嘴唇、舌頭、牙床乃至咽喉都無出血或破傷,實在令人驚奇。

醫學專家曾用X儀器和最新技術,對庫卡尼進行過全面的細緻的檢查,沒有發現任何與眾不同之處。法國的克蒂圖能吞下鐵釘、刀片、螺栓。先前他也是喜好吃玻璃。依他的習慣,吞吃硬物時,需伴以開水助食,由於吞吃金屬比玻璃所需開水少,使他對金屬產生了偏愛。

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克蒂圖當眾吃下一份夾有刀片、鐵釘、硬殼果等餡料的三明治。會後,記者們立刻要求克蒂圖到就近醫院檢查,X光師指著當時拍下的克蒂圖的X光片表示,他的胃裏有一大堆金屬。克蒂圖甚至還用6天時間,吃掉了被解體的電視機。醫生說,克蒂圖的胃、腸、喉部壁膜看來特別厚。這位法國異食者已提出他死後將獻出身體供科學研究。   

●利箭穿腦的人世界上有很多少數民族及部落的異行怪狀連科學家也沒法理解和解釋,像喜馬拉雅山南麓有一個印度小部落的土人,他們在宗教節日時,不論老少男女竟然可用利箭穿過頭部而不覺痛苦,事後腦部也未造成傷害,這使科學家們百思不得其解。據這個印 度小部落的長者表示,他們族人自1600年開始,便已流行用這種方法來表示對神的崇敬。

數百年來,只聽說3個人因此而喪生的。他表示,只有那些不夠誠心的人才會有此結果,虔誠的信徒雖然被箭貫腦,但仍會如常人般安然無恙,即使把利箭拔出來,傷口也很快就癒合,一點也沒有不良後果。據一位元到該地研究他們生活情況的人類學家表示,這種情況實在匪夷所思,雖然有些人傷害自己身體來表示對上天的敬畏,如有人自願釘十字架,但只是用對宗教的狂熱使自己陷入自我催眠狀態而忘記痛苦而已,利釘貫穿手腳並不會造成長久傷害,但腦部的組織卻非常敏感脆弱,利箭貫腦只能視為一種無法解釋的奇事。   

●“複印”的人保加利亞的拉比。耶裏佳,他的記憶能力,連他多年的朋友也不能相信。他有兩千本書,都看過一遍,然後他就可以隨意地把它們背出來,一字也不差。耶裏佳告訴朋友,他也不知道他的這種能力從哪里來的,看書一遍就像被“複印”在腦子裏一樣。但是耶裏佳也有苦惱,被他記下來的沒辦法忘卻,所以腦子是沒有“片刻休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