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天啟六年五月初六辰時,坐落在北京城西南角的王恭廠,發生了一次古今未有的巨大災變。

   若翻開卷帙浩繁的明清各種史料,凡論及此次巨大災變者,均有當時情景的較詳盡的記述,那時天崩地裂,觸目驚心,上警九朝列祖,下致中外駭然!現簡摘介紹如下:在劉若愚著的《明宮史》中:天啟六年五月初六辰時,忽大震一聲,烈逾急霆,將大樹20餘株,盡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數丈,煙雲直上,亦如靈芝,滾向東北。

自西安門一帶皆飛落鐵渣,如麩如米者,移時方止。自宣武門迤西,刑部街迤南,將近廠房屋,猝然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殺有姓名者幾千人也。而闔戶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幾千人也。

凡坍平房屋,爐中之火皆滅。

惟賣酒張四家兩三間之木箔焚然,其餘了無焚毀。凡死者肢體多不全,不論男女,盡皆裸體,未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

   明著名歷史學家計六奇在他寫的《明季北略》一書載: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震盪。須臾,大震一聲,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沉。

東至順城門大街,北至刑部街,長三四裏,周圍十三裏,盡為齏粉。屋數萬間,人二萬余,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

僵屍重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所辨別街道門戶。

傷心慘目,筆所難述。

震聲南自河西務,東自通州,北自密雲、昌平,告變相同。京城中即不被害者,屋宇無不震裂,狂奔肆行之狀,舉國如狂,象房傾圮,象俱逸出。遙望天氣,有如亂絲者,有五色者,有如靈芝者,沖天而起,經時方散。

   據《天變邸抄》記述:最令人奇怪的是這場災變使受害者不論男女,盡皆裸體的特異現象。所傷男婦俱赤身,寸絲不掛,不如何故?有一長班,棕帽衣褲鞋襪一霎俱無。

生者如此,死者可知!:書手捋鍬钁立瓦礫上,呼曰:底下有人可答應。忽應聲;救我!諸人問曰:你是誰?曰:我是二小姐。書手知是本官之愛妾,急救出,身無寸縷。

   《日下舊聞》又載:是日,京師婦女凡肩輿出行者,皆于輿中自去其衣,衣若有物攝之,從空飛去,墜昌平州。

   明代黃煜所著《碧血錄》記載:元宏寺街有女轎過,一響掀去轎頂,女客身衣盡去,赤體在轎,竟爾無恙。

   眾多歷史典籍中這種關於災變時人們寸絲不掛、身無寸縷、赤身裸體的記載不勝枚舉。那麼,人們的衣服到哪里去了呢?在談遷的《國榷》一書中:震後,有人告,衣服俱飄至西山,掛於樹梢,昌平州教場衣服成堆,人家器皿、衣服、首飾、銀錢俱有。戶部張鳳奎使長班往驗,果然。

   在計六奇《明季北略》中:震崩後,有報:紅絲衣等俱飄至西山,大半掛於樹梢。昌平州教場衣服成堆,首飾、銀錢、器皿無所不有。

   在吳偉業《綏寇紀略》一書中:大木遠落密雲,石獅擲出城外,衣服掛於西山樹梢,銀錢器皿飄至昌平閱武場中。

   在《昌平州志》卷十七中:京城石獅數百人移之不動,一響之後,偕衣服、器皿從空飛出城去。這種奇怪的現象在人類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災害區的人們突然盡皆裸體,而衣服卻一下子飄移了幾十裏地,實在是咄咄怪事!

   歷史學家計六奇、吳偉業等人治學十分嚴謹,他們寫史,字斟句酌,真是無一字無出處,是以信史和實錄著稱于史的。尤其談遷記史一絲不苟,是有口皆碑的。他們的記載可以說是可靠可信的,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亙古未聞的怪事呢?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以上記載,或許有不實之處,但是大體上為我們描述了當時震天動地的王恭廠災變的大致情景。

對這樣一場影響深遠,損害甚巨的災禍,卻長期以來沒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使王恭廠災變之謎石沉大海。然而,時至今日,我們翻出這個歷史疑謎,以資有關部門、學者研究。對這次王恭廠災變,究其因,眾說不一,綜觀眾議,不過有四:其一地震說京區歷來震繁,據有關文獻記,僅明代就大小震百餘起。天啟六年五月初六災變雖官方未明確為地震,但災變前後種種跡象與地震前後現象有許多相符之處。

且史書文獻中與地震有關的記載也很多,如:大震一聲、殿震、震撼天地、時息地震、震後故可推斷,這場王恭廠災變,是因地震直接促發火藥庫而引起的。

若此推斷成立,那麼這次地震具有裂度大而震區面小的特點,比如震災中心(宣武門內大街以西,刑部街以南)破壞力幾乎達到摧毀性程度;然而在離震災中心較近的建築真如寺、承恩寺等均未受到多大破壞,這種情況是舉世未見的;再者蘑菇狀煙雲,也不是地震出現的現象;又如不論男女,盡皆裸體,寸絲不掛,褫衣物的現象,也非地震的後果;至於災變中產生的巨大衝擊波,在地震史上恐怕也少有先例。

   其二羊角風(龍捲風)說羊角風具有突發性和毀滅性特點。羊角風我國經常發生在春末夏初季節。天啟六年五月初六的王恭廠災變,就其災害範圍看,似為此風所致。

東到順城門大街,北至刑部街,長三四裏,周圍十三裏,盡為齏粉。而羊角風襲擊範圍往往在受害區百米之外很平靜,就是受災區與非災區界限分明,而地震就不明顯。至於石駙馬街大石獅飛出宣武門外,史實確有記載,並且王恭廠之北的數千斤重物石獅子被甩到南城牆外,然而並未見城牆塌陷,這是何故?

將石獅子遠拋,這是羊角風的巨力。於1956年9月24日,上海浦東區遭到此風襲擊時,曾將一個223斤重的油灌卷至15米高的空中,然後拋到120多米以外的地方。

王恭廠災變若羊角風所致,羊角風常是突然爆發,可是這次災變前伴隨著許多地震前後的徵象:從西南方,有聲如雷;雞犬皆驚,振物有聲;初九(變後3日)丑時,複巨聲西來,門窗皆響;震聲南至河西務,東至通州,北至密雲。

以羊角風說也難以解釋這些現象。   其三隕落說宇宙中星體沖入地球大氣層時,其前方空氣受到強壓而溫度陡然上升到幾千度甚至萬度,使流星隕石表面物質熔化和氣化,並與大氣分子撞擊而發光,形成火花、火球。

當火花、火球消失後,人們可能聽到霹靂聲、雷鳴聲、爆炸聲。隕石落地,形成隕石坑。當隕石與地面撞擊時,會發出震動與響聲,這就如同文獻記載那樣:有聲如吼,但見飆光一道,內有大光,忽大震一聲,裂逾急霆,深坑數丈,煙雲直上,巨石空中飛注如雨,煙塵障空,白晝晦冥,西安門一帶皆霏落鐵渣,如麩如米等等現象,完全與之吻合。

隕落也完全有可能使房屋猝然傾倒,大樹盡拔出土,以及大木飛至密雲,災區數裏盡為齏粉。但隕落說,也難以解釋災變前後的種種地震徵兆。

   其四火藥焚爆說這次災變中心正是王恭廠藥庫。所以,災後就曾有人說:王恭廠不戒自焚,致都城之擾。王恭廠是一個巨大的火藥庫。據文獻記載:每五日,三大營共領火藥三千餘斤。

若這麼多火藥一旦發生焚爆,可在瞬息間形成高溫高壓氣流,並迅速向周圍擴散,可下沖使地面成坑,向四周可使阻擋物傾倒,上可攜物飛空,使地中霹靂聲不斷,甚至大震一聲,裂逾急霆。

但當時普通火藥,能否有這樣巨大威力:使千斤石獅飛行於街外;平地陷巨坑二丈許;將衣物卷走,男女俱赤裸,寸絲不掛。

這些現象以火藥焚爆說也難以解釋。再者作為爆前的先兆,出現的地鳴和火球,似乎火藥本身也難以由它一手導演。上述四說,均無完斷,可為王恭廠災變之謎的研究者們探討之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