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毛病不奇怪,奇怪的是生怪毛病。

   一位42歲的美國婦女瑪西亞多年前接受腦部血管破裂修補術後,得了一種罕見的體溫驟升暴跌病。

她的體溫始終處於一種大幅度跳躍狀態,在突然之間,可由正常的37℃左右驟降到32℃,隨即又暴升到40℃以上。

由於體溫如此不恒定,她不得不放棄工作,留在家中。   美國太空總署的科學家認為,這種體溫驟變的情況只有在太空才可能出現。於是便借給瑪西亞一套價值1500美元的太空保溫衣穿用,只有這套衣服才使她的體溫保持正常。

   在美國,還有一位靠太空衣維持正常體溫的婦女,名叫凱蒂絲。她原先是一位空中小姐,整天在空中飛來飛去,可現在卻連自己的房間也難以離開。用她自己的話說:我簡直就像背著一隻兇惡的野獸,你永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向你襲來,我有時好幾個星期平安無事,有時卻一天發作幾次。體溫有時低到31℃,但一會兒卻高到40℃。我簡直是活在死亡的邊緣。

   與瑪西亞不同的是,凱蒂絲並沒有動過什麼腦部手術,而是無意中出現了體溫驟升暴跌的情況。她雖然是空中小姐,但從未乘坐太空梭進入過太空,她究竟因為什麼緣故患了這種太空人才可能得的同步破壞症,到目前為止尚不清楚。

   不過,太空署的科學家們已讓她穿上了太空保溫衣,並在衣服上安裝了感測器和微型電腦,這些設備可以自動記錄機體變化情況,供太空科研中心研究。   笑,對一般人來說,是一件愉快的事。可是,對嘉莎琳。保特卻正相反,每當她要笑時,嘴巴就像掉了下來,肌肉變得鬆弛軟弱,身體會失去自控能力而倒在地上打滾,雙腳伸不開,手臂卻像要飛似的向上舉,這種情況,每次至少要經歷幾分鐘。

   原來,嘉莎琳得的是一種叫猝倒的怪病,這種病是由笑引起的。

因此,笑帶給她的是萬分痛苦,甚至死亡。嘉莎琳住在英格蘭諾丁漢附近,出生時也是一個健康快樂的孩子,但在10歲那年,她的頭部受到一次撞擊外傷,便開始得了這種怪病。

後來,每當人們講笑話時,她就走開或轉移思路。學校一些調皮的同學故意跟她講笑話,好看她發作的樣子,但她都能忍住不笑。今年已經17歲的嘉莎琳意志很堅強,她說:我知道自己不能像正常人那樣生活,但只要我忍住不笑,我仍然很快樂。

   自從英國醫師豪奇遜在1886年發現第一例早衰症以來,全世界僅發現過50多宗這種奇病。美國的小女孩賓妮只有5歲,但她的額頭頭髮已經脫落,眼皮皺褶下垂,視力接近喪失,聽力極差,幾乎耳聾,還患有關節炎,無法獨立行走,這一切無異於一切八九十歲的老人。

  賓妮住在美國加里福尼亞州的聖地牙哥。她就是得了罕見的老化失調病(早衰症),醫學上又稱科克因綜合症。雖然她體型極度細小,身高73公分,體重才4公斤,但由於她衰老得很快,一年時間,便老了1520歲,因此,5歲的身體卻有了90歲的面容,成了袖珍老太。

   驚恐的父母趕忙把賓妮送到市立醫院求醫,主治醫師林庫博士一看就說:這孩子患了早衰症,這是一種絕症!按照過去的臨床記錄,這種病最多只能活到12歲,一般情況下,發病二、三年後就會死亡。

   到目前為止,世界上還沒有治療這種病的方法。賓妮住院後,病情繼續惡化,最後死於水痘。醫生們說,在死去的時候,她已如同一名90歲的老婦,其身體已不能抵禦水痘感染。

   而英國斯菲爾德市10歲的孩子克利斯患了一種吃喝不停的怪病,總是感到肚子餓。他渴望食物就像大煙鬼需要白粉一樣。他的父母為此頭痛不已,甚至將廚房門緊緊鎖上,防止他三更半夜入廚房偷吃。

   一天,父母發現克利斯掃蕩冰箱,首先吞下許多生雞蛋,隨後是1大塊醃肉,1盒牛油,再後是炸魚排。又有一次,他風捲殘雲似地吃了1打餡餅,1桶餅乾,一大塊朱古力餅,3個麵包,隨後又吃下1只凍雞,他母親急忙制止。他母親蘇珊女士說:克利斯吃夠了時,他的身體不能告訴他的大腦,他不能真正照顧自己的飲食,他吃一樣東西,如不制止,他會吃死的。

   更為罕見的病例發生在薩伊,一名遠征狩獵嚮導羅伊。克裏克,患上一種非洲森林豹類動物的罕見疾病,全身皮膚出現黃黑相間的斑紋,門牙也長得像犬齒,活像豹類動物,故人們稱他為豹人。

   這種病叫做豹熱症,患這種病的人一般活不久就會死亡,現代醫學僅救活過屈指可數的幾宗病例。

   一位名叫埃迪艾那。弗裏蘇的聞名世界的熱帶疾病專家正率領一隊醫療小組研究羅伊的病症。弗裏蘇博士說:羅伊不僅平安地度過了這種疾病的危險期,而且恢復得很好,其身體是他一生中最健壯的時刻,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已變得活像只豹。

羅伊現年45歲,是一名有經驗的嚮導,常帶領一些有錢的冒險家們深入到非洲的森林中狩獵。他是在一次遠征中染上這種病的,當時他口乾舌燥,因此到豹剛洗過澡的一個水坑飲水。當時他想自己在森林中生活了這麼多年,喝點這種水應該不成問題。

然而,幾天後他就發高燒,渾身冰冷。高燒中,最初病症是皮膚變黃,接著人們將羅伊送進薩伊金沙薩的一家醫院,醫生傾全力搶救,終於使羅伊度過該疾病的危險期,直到他的高燒退去為止。

在其後的日子裏,這位嚮導仍然感到不適及局促不安,不久全身上下皮膚便出現黑斑點,其紋狀酷似豹,緊接著牙齒也發生異變,門牙突長,像犬齒一般。此情此景十分恐怖,他是當著醫生的面變成半人半豹模樣的,而醫生看著他的變化卻一籌莫展。隨後,羅伊開始嗥叫,要生肉吃,護士們看到就怕,不願接近他。

經過6個月,現在豹斑已遍佈羅伊全身,他已被轉去布塔,四周圍著籬笆,醫生仍每天對他作觀察和檢查。醫生告訴羅伊,他已無望再恢復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