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石,是地球上再平常不過的東西,平時不會引人注意。但是,在我國的一些地方,有一些奇奇怪怪不同尋常的石頭,引起了人們的極大興趣。

   在我國湖南省祈陽縣蘭橋鄉荷池村,發現了一種能漂浮在水面上的石頭,人們叫它水漂石。這種石頭有深紅、灰褚、灰白等顏色,它的矽質瓣呈多孔洞組成的斑點狀,比較堅硬,但比重很小,可以長時間漂在水面上。

   石頭也會怕癢嗎?在四川石柱土家族自治縣新樂鄉拗石灣,確有兩塊怕癢的石頭。它們一上一下,摞在一起,上面一塊有4立方米,下面一塊有一部分埋在地下,露出地面的約5立方米。如果有人觸到石頭的癢處,它便會發出咯咯的笑聲,而且上面的一塊會不住晃動。據當地一位老翁講,石頭的癢處是上石的一個小眼,他還是孩子時就常去用手壓那小眼,以怕癢石的笑聲和它笨拙的晃動取樂。

   我國的地質礦產工作者在江蘇省蘇溧地區發現一種身懷六甲的怪石,為其取名孕子石,它呈灰黃色,質地堅硬。從表面上看,它平凡無奇,但當人們用鐵錘把它敲開時,裏面就滾出許多直徑2釐米左右的石彈子,好似母石生下的子石,這些小子石呈圓形,顏色比母石稍淺些,成分與母石一致。

地質工作者說,這種石頭懷子的現象,在我國岩石學上還首次發現,歷史上也無這種現象的記載。

   當前地質學家還無法解釋其成因,有關人員正在對此深入研究。

在武陵山區深處的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境內,有一精美奇特的怪石,能準確地預知天氣,當地農人稱之為神石。這塊石頭位於該縣境內的鐘靈鄉石門村一座小山的頂部,呈圓形,直徑有120釐米,厚約20釐米;外觀呈銀白色,光滑平整,晶瑩秀麗。每到天晴的前3天內,此石自身便發出嘰喳、嘰喳的聲音,在50米內能清晰地聽到;當有大雨或寒潮到來的前3天,這塊石則發出嗡、嗡、嗡沉悶的響聲,方圓半公里內都能聽到。當地的人們根據此石的不同音響,判斷出天氣的變化,及早安排農事。這塊堪稱世間一絕的神石為何有此奇特功能,至今還無人破譯。

   無獨有偶,在四川省石柱土家族自治縣馬武鄉咸水村的安田,也有一塊能預報天氣的石頭。如果此石的某一方集滿了水珠,就預示那一方將要下雨。

若水珠集在石頭中央,則表明附近各地將普降大雨。石頭表面潮濕發黑時,則預示當地的天氣將陰雨連綿。

在陰天的日子裏,如果石頭表面乾燥發白,便是將要晴天的象徵。因為這塊石頭預報的天氣情況總是十分準確,所以被當地土家族人譽為雨化石。

  奇怪的石頭,不但我國有,國外的許多地方也多有發現,有些現象與我國的差不多,有些則大相徑庭。   在法國與西班牙交界處的比裏牛斯山中,有一塊會哭的岩石,人們稱它為哭岩。

這塊不足30米高的岩石在外形上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但在天氣晴朗的午後它會發出像女孩一樣的哭聲。

世界各地的遊客被這一神奇現象所吸引,紛紛前來,興致勃勃地聽哭岩的表演。

   南斯拉夫西南的坦加斯村有一塊奇怪的石頭,它形似雞蛋,上粗下細,有兩米多高。

看上去它像站不穩的樣子,但就算你力氣再大也推不倒它。

最奇妙的是,在每年的5月和10月裏,這塊石頭會噴出白色的氣泡來。這些白泡噴出的時間有長有短,一般在半天到一天左右。

科學家們雖然對這塊石頭進行了長期研究,但至今也找不出原因。當地人把這塊神奇的石頭稱為氣泡石。

   菲律賓一名在巴丹省潛水的漁民,在水中看到一塊奇異的紅色石頭。在水中拾起時有涼快的感覺,當石頭離開水面暴露在空氣中時,便開始發熱,而後冒煙燃燒起來。

一支地質調查隊在非洲麻利朗東部的耶葛山脈調查礦脈,意外地挖到了一塊直徑約50釐米、會發光的圓形石頭。

令人奇怪的是,人一摸這塊石頭就會渾身發麻。隊員們想把這塊石頭帶回去研究。

但6個人竟然拉不動它。這塊石頭呈藍色透明,裏面有許多很小的圓形石子。隊員們想把它打開看個究竟,但6個人用鐵錘敲了好久也敲不破它。

3天后,那6名隊員忽然感到全身發麻,視力也逐漸衰退。經醫生診斷,原來他們中了那塊石頭放出的毒。

不到一個月,6名隊員全部去世了。那塊放毒的石頭被科學家們取走,正對它進行多方面的細緻研究。

   在美國內華達山脈東側的死穀中,有一種能自己走路的石頭,並且能留下許多足跡。它們引起了許多人的好奇和科學家們的注意。從1989年開始,美國著名科學家夏普對這一奇特現象進行了觀察和研究。

他把25塊石頭按順序排列,並逐個準確地標出了位置,經過定期測量,果然發現這些石頭幾乎全部改變了自己原來的位置,有些石頭還改變了原來的方向。

最使他困惑不解的是,有塊石頭竟然自己連續爬行了幾段山坡,行走了長達64米遠的路程。

科學家們對石頭走路的現象作了種種推測,有的人認為是風吹的,有的人認為石頭有磁的成分,還有的人認為是地磁感應。

然而,經過進一步考察,這些說法又一一被否定了。那麼究竟是什麼東西促使石頭行走的呢?這還是個未解之謎。

   1964年一個夏天,義大利電影劇作家特奈利在一個山洞中發現了一塊與眾不同的怪石,上面有人工雕刻的圖案,打磨得光亮圓滑。

令人驚奇的是,這塊石頭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在閃電的作用下,在特奈利住所的牆上投影下一個栩栩如生的遠古時代的人像,其表情驚恐萬分,似乎是面對一頭兇殘的野獸。

後來,特奈利又在世界各地找到了很多這樣的石頭。如一塊美國石頭,投的影是一個戴頭盔的人,用刀插進一頭野獸的肚子;另一塊德國石頭,卻顯示出兩人擁抱的影像。

特奈利對這塊石頭進行了仔細研究,並提出了許多問題,如:這些石頭真是遠古時代洞居人的遺物嗎?遠古人用什麼工具把圖案雕刻在石頭上?這些圖案代表什麼?

為什麼這些石頭能反映出圖像呢?然而,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回答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