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原始岩畫是誰畫的從18世紀起,人們在非洲這塊古老大陸的山地、懸崖峭壁上發現了許許多多史前原始岩畫。

這些岩畫雖然十分粗糙,但形象個個栩栩如生。它雖不如歐洲岩畫產生得那樣早,但要比大洋洲的遠為古老,而且它不像歐洲岩畫只集中在法國、西班牙,而是分佈極為廣泛。

更引人注意的是它的數量多,流傳廣,僅撒哈拉地區就有3萬個岩畫遺址被發現,半數在塔西裏,時間上經歷了上萬年。

   最早發現非洲岩畫是在1672年,要比歐洲岩畫早發現150年。當時委內瑞拉一個葡萄牙人旅遊團到莫三比克旅遊觀光,一個偶然機會,旅遊團成員在岩壁上發現了第一幅畫著動物的岩畫,當即他們就向里斯本皇家美術學院作了報告。   

1752年,由E.A.弗雷德里克率領的非洲探險隊在非洲東海岸魚河兩岸又發現了好幾幅岩畫。

   17901791年由格羅夫納率領的遠征隊在非洲土地上發現了更多的岩畫。令人驚喜的是,人們以後又在阿爾及利亞東部找到了一座巨大的顏料庫,它位於撒哈拉沙漠中一條長800公里,寬50~60公里的恩阿哲爾山脈,那裏蘊藏著豐富的紅砂土礦藏,就是岩畫的主要顏料。

在這片廣闊的山區,1956年,一個法國探險隊竟發現了1萬多幅作品。根據這些岩畫所反映的內容,科學家們推斷在撒哈拉地區變成沙漠以前,這裏曾生息過舊石器和新石器時代的人們,他們以獵取大型水棲動物為謀生手段,也放牧羊群。   

大量考古資料證實,非洲在西元前8000年至前2000年是地質學上寒武紀的潮濕期。那時撒哈拉地區還是一片佈滿熱帶植物,適於狩獵的草原,這正是產生狩獵藝術的重要土壤。

那麼這些原始岩畫究竟出自誰人之手呢?世界考古學界圍繞這一問題主要分成兩大派。一派認為岩畫是非洲本土產物,它自成體系,不超越非洲邊界。這一派中絕大多數認為是當地土著布須曼人創作的。

撒哈拉地區是布須曼人文化中心,非洲岩畫就發生在這個中心地區,然後向四周傳播,北至塔西裏,南至非洲中部、南部,東至埃及。   

不少專家指出,岩畫中表現的非洲土著居民臀部高聳的形象正是非洲一些部族人的特徵,這是歐洲史前岩畫中不可能有的。至於非洲岩畫與歐洲岩畫有相同之處,因為狩獵藝術遍於整個地球,生活方式的一致性給狩獵藝術題材甚至表現方法帶來某些相似性。   

而另一派主要是歐洲學者,他們堅持認為非洲史前岩畫是外來文化傳播的產物,有的乾脆說是歐洲史前岩畫的複製品。

他們認為在西元前5萬年左右,首批歐洲移民尼安德特人來到非洲,4000年後克羅馬儂人大批移居非洲,正是作為歐洲史前岩畫創作者的他們,把岩畫帶到非洲。

此外他們還以在非洲北部發現歐洲舊石器時代的克羅馬儂人和卡普新石器時代的人種類型以及布須曼人絲毫不懂透視法為依據,否定岩畫是非洲本土產物。

但是這一觀點缺乏足夠的證據,雖然西班牙東部、北非、撒哈拉、埃及等地區岩畫確有相似之處,一些考古學家也因此推想在遠古年代的藝術家,是從地中海飄泊到好望角去的,當他們漫遊到當時還是綠色而富饒的撒哈拉及東非大平原時,找到了理想的狩獵區,然後到達山區高原時就停止前進了,於是在那裏創作了許多最早的非洲岩畫。

然而這些只是他們未經證實的主觀猜測和臆想。   

至於說布須曼人不懂透視法,這不能證明岩畫就不是他們的作品。

因為已滅絕的布須曼畫家也可能具有後來的布須曼人所沒有的岩畫知識和技巧。

這種知識和技巧是秘密傳授的,只有極少數人才能掌握,所以後來的布須曼人看不懂前人所畫的岩畫並不奇怪。

何況因不少岩畫日久天長已模湖不清,後來者也難以辨認了,以人種學觀點作依據就更是一種缺乏說服力的種族偏見了。

還有個別學者認為要弄清岩畫究竟是非洲本土的古老藝術還是外界文化的輻射很難,而且也沒什麼重要意義,他們以為任何偉大藝術都是國際性的,想把任何藝術都貼上民族的標籤是困難的。

非洲岩畫如同世界其他地區的畫廊一樣,相容諸多民族及其原始宗教派別的藝術。

不管怎樣,非洲岩畫的發現無疑對研究世界原始文化有著重要意義,它使我們能以此瞭解、考察非洲原始部族的審美意識的起源以及原始藝術的特徵,更能從岩畫中瞭解當時非洲原始部族的生活和社會形態。

非洲岩畫創作者之謎也終究會水落石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