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是人類文明發源地之一。1920年,在印度河流域發現了古代印度大都市遺跡摩漢喬。達羅。

據推測,這座城市應是建於約5000年前,有許多令人驚異的奧秘。摩漢喬。達羅遺跡的中心部分約5公里。

可分為西側的城塞和東側的廣大市街地。

令人吃驚的是市街地中竟可以住3萬人以上。這裏的家家戶戶都有小門朝向中央,有些房子則是面向中庭。

房屋的材料是磚塊,並被民眾普遍使用,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因為在其他古代文明中,磚塊是只用于王宮及神殿的昂貴奢侈品。每一戶人家中,都備有幾近完善的下水道設施。

二樓沖洗式廁所的水,亦可經牆壁內的土管排至下水道,甚至有的人家還設置了給高樓投擲垃圾的垃圾筒。每戶人家流出的排水,都先貯於汙水筒裏,再從小路的排水溝排至大街的下水道。

磚制的下水道上還設有石蓋,並用土予以掩埋。除此之外,各處還設有定期清掃用的升降工作口。

摩漢喬。達羅遺跡是由共7層的都市組合而成的,但最上層和最下層的建造方式全然相同。因此,只能認為此文明是以完整的形態,突然出現在印度平原上的。   

在摩漢喬。達羅遺跡裏,最令考古學家百思不解的,是從遺跡上層部發掘出的人骨群。從古代遺跡中發掘出人骨是極為正常的,可是,在摩漢喬。

達羅遺跡中發現的人骨,卻是以異樣的狀態死亡的。也就是說,那些人骨並非埋葬在墓中,而是猝死在房間裏。

在房間V的第74室中發現的14具遺骨,全處十分異樣的狀態,其中有兒童的遺體,令人慘不忍睹。有的臉朝下,有的橫躺,重疊在其他的遺體上;也有的遺體用雙手蓋住臉呈現保護自己的絕望的樣子。

除此之外,還有痛苦地扭曲身軀的遺體。當時並沒有足以一夜間突然奪去住民全部性命的流行病發生,遺體上也沒有發現遭受襲擊的跡象。

如果他們是集體自殺的話,為什麼會在井邊發現正在洗滌物品的遺體呢?   

近幾年,印度的考古學家卡哈博士作了十分值得注目的報告:我在9具白骨中,發現有幾具白骨有高溫加熱的證據,我很難相信這些白骨上高溫加熱的痕跡,是被人突然襲擊且被殺所留下來的。

不用說,這當然也不是火葬,那麼,這高溫加熱的痕跡究竟是什麼呢?按常理來判斷,惟一的可能就是發生火山爆發,但印度河流域中並無火山存在。

那麼,是什麼力量能用異常的高溫使摩漢喬。達羅的住民瘁死呢?

   遠古史研究者們這時才相信,在遙遠的古代,人類曾經歷過核戰爭,因為流傳於世界各地的神話與傳說中都描述過古代驚人的戰爭場面,而且,在考古中也看到了種種痕跡。

如在以色列、伊拉克沙漠及撒哈拉沙漠、戈壁沙漠中發現因高溫而玻璃化的地層;在土耳其卡巴德奇亞遺跡及阿爾及利亞塔亞裏遺跡中,發現高熱破壞而形成的奇石群;在西亞的歐庫羅礦山中,發現鈾礦石上有發生頗具規模的核子分裂連鎖反應的痕跡。   

事實上,包括印度平原的印亞大陸,是神話傳說中最常傳誦發生古代核戰爭的地方。

如傳誦西元前3000年之史跡的大型敘事詩《瑪哈巴拉德》就是其中之一,詩中描繪了英雄亞斯瓦達曼向敵人發射連神都難以抵抗的亞格尼亞武器:箭雨發射於空中。

整捆的箭像耀眼的流星一樣,化成光包圍了敵人。突然,黑夜籠罩住巴達瓦的大軍,因此,敵人就喪失了方向感。

太陽異動,天空燒成焦黑,散發出異常的熱氣。象群被此武器的能量焚燒,慌忙地從火焰中四處逃匿。水蒸發,住在水中的生物也燒焦了。

從所有角落燃燒而來的箭雨,與凜冽的風一同落下。敵人的戰士們,就像遭到比雷還猛烈的武器。

而烈火所燒毀的樹木也一一倒地。被這種武器焚燒的巨象群倒在附近,並發出慘痛的哀號聲。被燒傷的其他象群,則像發瘋般地四處奔逃,尋找水源。這一慘烈的場面,真可與1945年8月的廣島長崎核爆炸相提並論。   

那麼,摩漢喬。達羅和古代的核戰爭又有何關係呢?

印度的另外一篇敘事詩《拉瑪亞那》裏,也敘述了一段淒絕慘烈的古代核戰爭的情景,就像核爆炸一樣,那綻放出令人畏懼的亮光巨槍一發射,連30萬的大軍也在一瞬間完全消滅殆盡。更值得注意的是,戰爭發生在一個被稱作蘭卡的都市。都市構造十分森嚴,四面有4個巨門,門用鐵鏈鎖著,門內隨時備有巨大岩石、箭、機械、鐵制的夏格尼武器以及其他的武器,城堡用難以攀登的黃金城壁加以環繞,背後的巨溝中裝滿了冰水。

若進而將此地理上的描寫與地圖比照的話,可發現這座城堡都市蘭卡似乎就位於印度河流域的某個地方。而摩漢喬。

達羅遺跡正位於印度河邊,當地人現在仍稱它為蘭卡!

印度新德里年代學研究所所長S.B.羅伊曾十分肯定地說:這兩大敘事詩,雖是用詩的語法寫成的,但記敘的大部分是實際存在的事。詩中有許多關於星球及星座的記述,可推測它應是記載發生事件的日期,我們也可用推測日期的方法來推測地點,《拉瑪亞那》中的蘭卡,就是摩漢喬。

達羅。根據羅伊的說法,戰爭發生在西元前2030年至前1930年間,經與碳14的分析結果相對照,證明摩漢喬。達羅的住民確實是在這時期左右從這座古代都市中消失的。   

1978年,英國考古學家大衛勃特和威恩山迪,前往摩漢喬。達羅實地考察,進一步尋找古代核戰爭的痕跡。

他們從本地人那兒得知,在距遺跡中心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本地人稱為玻璃化的市鎮的禁止入內的神秘場所。這裏到處都鋪著綠色光澤的黑石。

很明顯可看出那是托立尼提物質。

因為當世界第一顆原子彈托立尼提號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沙漠中試爆時,沙漠中的沙就因核子爆炸的高熱而熔化,凝固成玻璃狀物質,也因此將它稱為托立尼提物質,而摩漢喬。達羅中也到處散堆著托立尼提物質。

在因高熱而熔化又凝固的礦山中,也有扭曲成玻璃狀的壺之碎片,因異常的熱氣而黏著磚塊的碎片,染成黑色陶土制的手鐲的碎片等等混雜在其中。

由於這座玻璃化的市鎮是本地人的神聖之地,故難以進行深入的挖掘調查,也不為外界所曉。大衛勃特二人並不到此止步,他們千辛萬苦,從玻璃化的市鎮裏帶回了幾個標本,送到羅馬科學大學火山學研究室進行分析,結果是:第一件標本壺的碎片,是從外側向內側再加熱,並又急速冷卻的。亦即是最低也有攝氏950度至1000度的高溫加熱,然後再急速冷卻的。第二個標本黑石則是由石英、長石及玻璃質所形成的礦物,這種礦物的溶解點大約是從1400度至1500度。可是,從形成空洞孔的外觀來看,可知此應是由極高溫在極短的時間形成的。

如果在窯中或普通的火中,是不會產生那種在極短的時間內產生數千度高熱,然後又急速冷卻的效果的。

大衛勃特在調查摩漢喬。

達羅時,也發現了許多足以證明這座城市曾發生強烈爆炸的證據,如一瞬間崩潰的磚造建築物的痕跡,因高熱而燒毀的磚塊,大量的灰燼等等。

因此,大衛勃特肯定摩漢喬。

達羅是古代核戰爭的戰場,在它的上空,曾經發生過比廣島原子彈還要大的數千噸的核爆炸。他說:我們之所以主張這是核子爆炸的結果,是因為在我們現在的科學技術的階段中,所惟一知道能讓其在瞬間發生熱波和衝擊波的爆炸物只有核子武器。

不過,上述事實至今仍然無法獲得進一步的證實,摩漢喬。達羅仍然有許多難解之謎。

發動古代核戰爭的是哪兩個敵對勢力?為何非發動核戰爭不可呢?古代人又是如何擁有核武器技術的呢?

建造摩漢喬。達羅的是什麼人?從何處來,又往何處去?這裏形成的高度文明,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逝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