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去年冬天,我因生意上的事去了一趟吉林省遼源市。當晚8點我在四平火車站下了火車,下了車,我才發現東北的冬天果然名不虛傳。

由於四平離遼源還有100多公里的路程,一般要坐大客的。不過大客是按點發車的,我實在忍受不了寒冷,決定多花100元打的走,我想這也是的哥們巴不得的,於是我走到一輛的士跟前,開門就上去了,沒等司機開口,我便說遼源,快點。

我本以為司機會很高興,出乎我意料的是司機並沒有表現出熱情,他打量了我一下,冷冷的說了一句不去這要是在天津我非得投宿他不可,可是身處異地,不得不退讓,況且稀了馬虎已經過了快一小時了,眼看就沒車了,於是我就服起軟來:大哥,受累吧,這麼晚了,我多給點錢。

兄弟,不是我不願意去......好說歹說,車總算起步了。


一路上,我問司機是不是那我當壞人了,就我這坯子份...要是壞人還不錯呢!司機開口說話了。

我感到奇怪,便問他此話怎講,於是司機打開了話匣子:前天晚上,十點多吧,不到十一點,有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歲,女的二十七八的樣子,像是兩口子,男的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女的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大冷的天的,穿一身白,很是扎眼,他們上了車,坐在後排座上,說了一句去遼源便不再開口了。車在崎嶇的道路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眼看快到遼源了,後面的男人說話了:能不能快點?我們十二點以前一定要趕到!

當時我還想,大半夜十二點有嘛急事,於是我加大了油門。到了遼源境內,哪個男的指揮著我左拐右拐,到了一個偏僻的小村落,哪個男的還在催促快點開,終於到了一戶農家,屋裏還亮著燈,這時兩個人下了車,男的對我說: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錢,剛下火車沒有錢了,這是我母親家。

當時我的車離那間亮著燈的小屋不過十來步遠,我便沒懷疑什麼,我透過擋風玻璃,看見他們進了小屋,當時是差五分十二點。

我點上一支煙,等他出來,約莫過了十五分鐘,還不見他們出來,我便下了車,來到小屋前,透過玻璃窗看見一個老太太坐在床頭,好象在縫衣服,我便試著敲門,老太太朝門口看了看,便下地問我找誰,我便說剛才有個男的和一個女的,坐我的車到您家來,男的說是您兒子,還沒有付車錢。老太太一聽感到莫名其妙:我那來的什麼兒子?

我以為老太太要賴帳,便要進屋去看看,老太太讓我進了屋,我便把剛才的事和老太太說了,這時老太太說,我跟本沒有什麼兒子,倒是剛才我家的老母豬下了兩個小豬崽兒,一隻黑的是公的,一隻母的是白的。

我感到不可思議,老太太便把我帶到後面的豬圈,果然裏面躺著一隻老母豬,有兩隻小豬崽兒在吃奶......


我下得一身冷汗,顧不得在要什麼車錢,趕緊辭別了老太太,出門著車給油門就往回返,奇怪的是,我怎麼也找不到回四平的路了,我在崎嶇的土道上開來開去,從十二點半到三點半,三個小時怎麼開也是這點兒地方,我怕沒有油了,索性停在了那裏,我當時真想出現兩個搶劫的,做個伴也能壯壯膽。

我在極度的恐慌中度過了兩個多小時,五點多,天濛濛亮了,我便著車往回開,也怪,不一會兒,我就看見四平火車站了。


昨天,我叫上兩個哥們,想一起去老太太家看個究竟,卻怎麼也找不到上次去時的路了。


說話間,我已經到了遼源的招待所,我付了的費,問司機敢不敢開回去,要是沒底,就和我住招待所,明早再回去,他看了看表,說道:“時間還早,趕緊往回返。”


我走進招待所,猛然發現原來我穿的是一身黑西服和一件黑色呢子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