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死了3年了,我還會經常想到這件事。當然,我不是想姥姥,而是想小如。
接到姥姥的死訊,我稍帶悲傷而致。

舅舅們多,場面必然宏大。

我混在辦喪的人群中,沒有人注意我。磕頭,疊燒紙,吃飯,睡掉腳。

這就是我一天要做的事。
第二天,拉來一車東西,紙牛,紙轎子,紙冰箱,紙彩電......當這些東西整齊的陳列在姥姥的靈柩前時,一對紙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據說是金童玉女,尤其那個玉女,長相極為標誌,高矮胖瘦,和真人不差一二。

她略微低頭不語的樣子,面若桃花,長長的頭髮隨之垂下,手半掩著嘴,好象害羞的樣子,極其嫵媚。

我挪到左邊坐,她就默默的看著我,含笑不語,我承認,我確實是被她迷住了,我在暗歎是哪位能工巧匠把她塑造得如此栩栩如生!我一直坐在她身旁,哈哈!家人都說我孝順,鬼知道我在想嘛。


停屍三日,要出殯了,自然,那些紙製品要隨著姥姥一同化為烏有。這麼個美人兒,燒了實在可惜。起靈了,哭聲喊聲混雜在一起,人群騷動起來。亂了,這個時候更不會有人注意我,我當前的任務,就是抱著那個紙人。走到我的麵包車前,開開後門,把紙人放了進去......


靈車起步了,沒有人注意到我做的一切,我也不用擔心,因為我的車貼了膜。
一切都結束了,節哀順便吧......


我回到了屬於我自己的小天地,我把她放在床頭,我默默的看著她,她在對我笑,我能感覺到。當晚,我做了一個夢,並沒有夢見她,而是夢見姥姥找我索要丫環,我醒了,不理她。月光下,美人對我含情默默,我才捨不得燒。


手機響了,是短信。奇怪,這麼晚了,會是誰呢?新浪郵箱提醒您注意收到一封重要郵件,請查閱。02:58。打開電腦,原來是一則廣告郵件:帥哥美女請進,先看照片再聊天正欲刪除,螢幕上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畫面,其中一位元女孩的照片......點擊放大,哦!回頭看看身後的紙美人,不會吧?竟如此的相象!輸入手機號,趕緊登陸!她叫小如。我想和她打招呼,卻不知如何開口,難道說你就是我偷回來的紙美人嗎?

或是說我見過你?我愛你?

躊躇之間,對方道先開了口。

(這道新鮮,每每上網聊天,都要先跟MM打招呼,好的回你一聲“忙”,不好的你等去吧。)言語便更加不可思議:
小如——你來了?等你好久了。
小如——謝謝你
我——你發錯了吧?
小如——沒有呀,在和你聊呀,我就在你身後呀!
我不敢回頭,良久......
小如——說話呀,虛偽的傢伙
我——你
小如——我什麼?
我——你是誰?我要見你
小如——我是小如呀!見?我就在你身後呀
小如——不逗你了
......
我渾身冷。她打字的速度好快,講起了她的身世:
她叫夢如,是本地人,22歲就死了。她生前很喜歡上網,終於有一次,她去見網友,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她受騙了,被人殺害了。我開始同情她,不,應該說愛上了她。我的恐懼隨之漸漸散了開去。
從此,我們便成了無話不談的知己,我們談生活,談理想......天天如是。

我們在網上舉行了虛擬婚禮,開始營造我們溫馨的小家,從一個布衣開始,白天勞作,晚上斯守在一起......只是我們從沒見過面,也不可能見面。我把紙美人放在電腦前,聊一會兒,看一眼。這段時光,我是快樂的,我想她也是。


終於有一次,這種快樂被我打破了,從此消失殆盡......


一次,被朋友請去吃飯,飯後,朋友借著酒勁,提出要去洗浴中心快樂,我們欣然前往,洗完澡,過來幾個按摩小姐問要不要按摩,朋友拽出一句:“當然”隨後,一對一對男女消失在昏暗的燈光裏,我也不例外。


晚上回家我習慣的打開電腦,奇怪,小如不在,就連我們辛苦營造的小家頓時間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電話,沒有QQ,首頁上也沒有小如的照片,我不知所措的坐在那裏,驀然抬首,卻驚訝的發現紙美人的臉花了,房子不漏水呀?莫非她流淚了?再也找不回那長面若桃花的臉。她的手看上去不再象掩笑,而是象拭淚。看著那張被水彩扭曲的臉,我茫然......


我又夢到姥姥向我索要丫環,和上次不同的是,姥姥說小如想去陪她......
點上一支煙,火柴梗落向小如,隨之而來的是那最後的,瞬間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