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在水邊
◇  第二章 嬰啼
◇  第三章 傳說
◇  第四章 怪洞
◇  第五章 鬼上身
◇  第六章 第36條校規
◇  第七章 四個女孩
◇  第八章 嬰屍
◇  第九章 墳墓
◇  第十章 迷惑
◇  第十一章 方法
◇  第十三章 距離
◇  第十四章 怪女
◇  第十五章 尾聲

離開學校的資料室後,整整兩天時間,我沒有好好休息過。除上課之外,所有的業餘時間,都用在了九年前死掉的那四個女孩的調查上。但我的調查並沒有想像中順利。

畢竟除了她們的名字外,我幾乎一無所知。 當然,我也嘗試過拐彎抹角的去詢問高中部的學長和一些老師,但是很顯然,他們和我一樣對那四個女孩的事情一無所知。 唉,究竟九年前發生過什麼事?

 徐許,張秀,王文以及李蕓,這四個女生究竟是不是玩過碟仙?為什麼會在一個月內陸續死亡?到底她們是怎麼死的?這一連串的疑問不斷的衝擊著大腦,好奇心泛濫的我幾乎快要抓狂了。

 正惱火的考慮:是不是要將桌上的東西,全部丟在地上踐踏,以宣洩心中不快的時候,雪盈像一陣風似的向我跑了過來。 小夜,我查到了──她滿臉愉悅的說:我查到在這個學校任職九年以上的老師了。 我欣喜若狂,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切問道:快告訴我。

天!太好了,今天的晚飯,我請你! 雪盈臉上微微一紅,卻並不抽開纖手,任由我握著,輕聲說:我表姐也是這裡畢業的。她雖然不知道九年前的事,但是她告訴我從九年前就一直留在這個學校,從沒有被調走過的,現在就只剩兩個人。 只有兩個?我眉頭打皺:哪兩個?

第一個是校長。他從二十多年前就在這個學校了。至於第二個人,其實我們都很熟悉,就是我們的班導萬閻王。

吃驚吧。雪盈有趣的望著滿臉吃驚的我,又道:還有一件更讓你吃驚的事情。表姐還告訴我,擔任那四個女生的班導,正好就是萬閻王。 我臉上的吃驚頓時變為了震驚,默不作聲的站起身就朝教室外走。 你去哪兒?雪盈在我身後叫道。 廢話!當然是去找萬閻王了。

喂!等等我~ 萬閻王當然不是真的叫萬閻王。 萬老師,我們有些問題要請教你。我直截了當的說明來意:你還記得九年前在這個學校裡,發生過什麼大事嗎? 萬閻王略帶驚詫的看著我,撓撓頭道:夜不語,你不做家庭作業跑到這裡來胡鬧什麼?

上次的數學測驗你竟敢給我考了個五十六分,害得我想讓你及格都難。 這件事等一下再談。

我現在這個問題很重要。我不由提高聲音說道:九年前,你的班上是不是有叫徐許,張秀,王文和李蕓的四個女生?你還記得當時發生過什麼事嗎?為什麼她們竟然會在一個月內全都死了?

萬閻王的臉色猛地變的凝重起來:你是從哪裡聽說她們的事的? 一個朋友告訴我的。我面不改色的撒著謊:我還知道,她們死後,學校就制定了第三十六條校規。萬老師,我想知道那四個女孩究竟出了什麼事? 出去。萬閻王站起身將我們向外邊趕:我不會告訴你們任何東西,夜不語你這傢夥也不要再調查下去。那些東西知道了對你們沒好處!

 唉!這個老頑固。我向雪盈使了個眼色,讓她依計劃行事。雪盈衝我笑了笑,轉過頭面對萬閻王,突然間嚎啕大哭起來。 我我本來以為萬老師可以幫我們!雪盈一邊抽泣一邊說道:我好怕!我好怕我們會像那四個女孩子一樣。 你,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怕和那四個女孩一樣?

萬閻王突然像意識到了什麼,頓時臉色大變,他看了看滿臉沮喪的我、又看了看不斷哭泣的雪盈,結結巴巴的說道:難道你們,你們也 不錯。我垂下頭,裝作十分惶恐的樣子:我們也玩過了碟仙遊戲。那個碟子要我們死,它要殺死我們!怎麼辦,萬老師,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我早就知道萬閻王是個口風很緊的人,絕不會輕易把九年前的事情告訴我們。於是我就和雪盈自編自導自演了這段苦肉計,用半真半假的話丱他。看來這個苦肉計就要奏效了。

萬閻王頹然的後退了幾步,一霎時就像老了好幾歲的樣子。 他坐倒在椅子上,無力的衝我們指了指對面的凳子:你們坐下吧!

讓我想想九年前,那四個女孩死的真慘,我本來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用再記起來的。唉,這個世界上為什麼總有像你們這些好奇心旺盛的小傢夥 萬閻王將那場九年前發生的悲劇,源源本本的講述了出來。

那是個十分驚人的真相,一個讓人恐懼莫名的故事。照例,我將它記錄在了下麵。

徐許,張秀,王文,李蕓是當時我班上的學生。她們乖巧優秀,成績也十分突出,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喜歡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如果沒記錯,一切都是從那一天晚上開始的,剛好是輪到我在學校裡當值 九年前,深夜。值班室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萬老師,萬老師,請開門。秀秀和文文受傷了,她們流了好多血。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門外,一個女孩在哭喊著,原本清亮的聲音充滿了恐懼,她一邊用力的敲著門,一邊全身害怕的顫抖著。 萬閻王急忙打開門,只見徐許和李蕓滿臉惶恐的站在門前,而張秀和王文背靠背無力倒在地上,像是已經暈了過去。

 到底怎麼回事?萬閻王走過去想將那兩個女孩扶進屋裡,但他的手還沒有碰到她們,便已經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天哪!只見張秀和王文的右手食指,竟然被人齊生生的割斷掉,傷口還不斷的潺流著鮮血。而且從不整齊的斷口可以看出,兇器並不鋒利,因為兇手為了可以將食指切下來,用力砍過好幾刀。 實在太殘忍了!幸好她倆早已經暈了過去。 你們遇到變態了?

萬閻王手忙腳亂的將她們抬進屋裡,一邊拿起電話,一邊衝徐許和李蕓叫道:你們兩個快幫她們止血,醫藥箱在床底下。我先報警,喔!天!應該先打電話叫救護車。 不,萬老師,我們沒有遇到什麼變態。徐許好不容易才顯得稍微平靜了一點。 對,萬老師,是碟仙。

是碟仙要殺掉我們!李蕓神經質的說道,她臉上的肌肉在不住的顫抖:秀秀和文文的手被碟仙咬住了,我,我要救她們。我就用小刀把秀秀和文文的指頭割掉──嘿嘿,那個碟仙已經被我打碎了,它再也殺不了我們了。

李蕓嘿嘿的笑了起來,她低頭望著自己的雙手一個勁的笑著,萬閻王只感到一股寒意不住的爬上了背脊。 他當時也實在沒有想到,那竟然是他最後一次見到這四個女孩。 那天晚上我通知四人的父母將她們領了回去。但從那天起她們就再也沒有來上課。直到一個月後我才知道了她們的死訊。

萬閻王長嘆了一口氣,背無力的弓著,看著我和雪盈。 她們是怎麼死的?我冷靜的問道。 據說是因為李蕓。她先是掐死了徐許,然後溜進醫院,在張秀和王文的營養液裡放進了從化學實驗室裡偷來的白磷,將她們兩人毒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久後,她也跳樓自殺了。

萬閻王惋惜的說道:直到現在我也想不通,為何那麼乖巧的李蕓會這麼做。雖然知道有些不科學,但是,有一段時間我真的以為她是被碟仙附身了! 我和雪盈不由的打了個寒顫。萬閻王悲哀的看著我倆,搖了搖頭: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你們也玩過了碟仙。最近有沒有咳,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對不起,萬老師。

我滿臉抱歉的抬起頭說道:其實我們說玩過碟仙,全部都是丱你的! 臭小鬼!!萬閻王頓時像被咬到了屁股似的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你這傢夥有事沒事跟我開什麼國際玩笑!我一定要告訴校長,給你記大過! 嘻嘻,您不會的。萬老師,謝謝您的故事了。

我衝他吐了吐舌頭,拉著雪盈飛快的溜出了辦公室。 這件事你怎麼看?回到教室,我迫不及待和雪盈討論起來。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覺得好怕小夜,我們真的不會像她們一樣死掉?雪盈惶恐不安的說道。 傻瓜,那四個人的死我覺得很蹊蹺,恐怕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我用手撐住頭,苦惱的思索著:如果說是李蕓瘋掉了,所以才會殺死她的三個好朋友,那麼就更說不過去。

一個瘋掉的人不可能會那麼冷靜的殺人。 但是,我,我覺得自己恐怕知道李蕓殺人的動機雪盈垂下頭,欲言又止。 你知道李蕓殺人的動機?!

我大為驚訝的問她。 但雪盈卻沒回答,只是背過手,衝我甜甜的笑了笑:這個嘛,以後再告訴你。說罷,她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但是當時我們都沒有想到,就是因為她這一時的緘默,竟然釀成以後一連串無法輓回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