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在水邊
◇  第二章 嬰啼
◇  第三章 傳說
◇  第四章 怪洞
◇  第五章 鬼上身
◇  第六章 第36條校規
◇  第七章 四個女孩
◇  第八章 嬰屍
◇  第九章 墳墓
◇  第十章 迷惑
◇  第十一章 方法
◇  第十三章 距離
◇  第十四章 怪女
◇  第十五章 尾聲

每間學校都有校規,所有學校的校規多是大同小異。但是在這間學校,僅僅在這間學校,卻有一條別的學校絕對沒有的校規。

校規第三十六條: 本校學生?禁玩碟仙,或者諸如此類的遊戲。違者記大過處分。?重者退學。

這種莫名其妙的校規在才進入這個學校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 我不知道原因,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這條校規的訂定絕非空穴來風,從前一定曾經發生過什麼。 沒人的時候,我將嚼得軟化的口香糖,擠進那把大鎖裡印到了鑰匙的模子,然後在外邊找人做出鑰匙。又找了個沒人的時候,飛快的打開鎖,溜進了學校的資料室。 沒想到還有這一手。好刺激!!雪盈驚嘆道。

身旁已經激動得手舞足蹈的她,令我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真不該帶你來的你待在教室裡還可以幫我請假,結果現在變成一起蹺課,而且還是那個該死的萬閻王的課,明天還不知道會被他怎麼整!

人家才懶得管這麼多。這裡好黑,快找找電燈的開關在哪裡。雪盈慵懶的說道,手向門邊的墻上摸去。 我及時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你瘋了! 我低聲喝斥道:打開電燈不就明擺著告訴別人這裡有人嗎?

又嘆口氣將帶來的小手電筒遞給她:人手一把。你從最右邊的架子開始找,看到有什麼奇怪的資料或東西就拿過來給我。還有,翻查的時候要盡量小聲一點,明白嗎? 雪盈打開手電筒照著自己的臉,衝我可愛的吐了吐舌頭:對不起嘛。你看,現在人家像不像女鬼? 像你個大頭鬼。

我火大的逕自向最左邊的架子走去。 資料室大約是一百四十平方米的長方形房間。整個房間一共擺放著十九個櫃子,每個櫃子有三層。櫃子中間貼有資料的分類標籤。我左手的第一個櫃子,擺放的,全是創校七十年來的記錄。我草草的翻看了一下,並沒有想找的東西,便向下一個櫃子走去。

 第二個櫃子放的是,在這裡讀過書的二十多萬學生的名冊以及聯絡薄。我根本碰都沒有碰就直接走了過去。第三個櫃子更離譜,上邊擺的全是學生們所做的優秀作品。天哪~我快要崩潰了!直到現在我才發現自己天真得有夠好笑的。竟然會想要在這個浩瀚的資料庫裡,找到那兩個線索小得可憐的解答。暈!

正氣得抱頭自我檢討,雪盈抱著一本厚厚的記錄本走了過來。小夜,這是不是你要找的?她用小手電筒照著記錄本的封面道:裡邊是有關校規的事情。

我精神一振,拿過記錄本看起來。 對!就是這個!我早就該想到要先找校規變動記錄的。剛沒翻上幾頁,我已經激動得快要跳了起來。強忍住想要抱住她狠狠吻一下的衝動,我問道:你是在哪裡找到的?

是在最右邊的第一個櫃子裡。 有沒有搞錯!早知道就從右邊開始找了,害我浪費了這麼多時間。我嘀咕著朝那個櫃子跑去,用手電筒照著翻查起來。 你翻看這些校規變動記錄有什麼用?我找過了,那上邊又沒有寫為什麼會有第三十六條校規。雪盈大惑不解的問。 我一邊繼續翻查,一邊答道:這大有用處。我是想知道那條校規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知道了具體的時間,我就可以在學校的記錄裡查到那一年究竟發生過什麼事。這樣搜索的範圍就會縮小很多了。

原來是這樣!小夜你好聰明!雪盈大為驚嘆。 沒有多久我們就找到了出現校規的那一年。 從變動記錄上看,第三十六條校規是在九年前十分唐突的被制定的。在制定以前,沒有任何徵兆說明這條校規曾經被討論過。

 你覺不覺得很奇怪?我猛地抬頭問身旁的雪盈。她遲疑了一會兒說道:我只覺得這條校規出現得很突然── 我點點頭,所以我才有理由相信,學校方面,一定有什麼不得不制定這條校規的原因,好!現在我們立刻去查查,在九年前的這個學校裡到底發生過什麼大事!

 學校事件記錄本放在第十三、十四、十五這三個最大的櫃子裡。整整積累了七十多年的記錄。 光是九年前那一年的資料,我就足足搬出了四十多本磚頭一般大小的記事薄。 我和雪盈一人一半,埋頭翻看著那些陳年舊事,大略看完,我倆同時抬起頭對視一眼,笑起來。 你有什麼發現?

我首先發問。 雪盈咯咯笑個不停,滿臉暈紅的說:大事件!那年有個高三的女孩子居然懷孕了。對方是她的同班同學。據說他們是在走廊上發生關係的,而且命中率高的嚇死人,竟然一發就中!那個女孩子懷孕了三個月後才被她的家人發現,上面說,女孩還哀求她的母親讓她把孩子生下來!

這就是你所謂的大事件?我哭笑不得的問。 當然了。雪盈理直氣壯的說道:她才是個高三生耶!可是,可是似乎意識到我的目光中開始夾雜著侵略性,她才發覺自己正在談論一個什麼話題,立刻住嘴低垂下頭,臉色,更羞紅了。 我暗自笑著,開口道:還是聽聽我的好了。我發現在那一年最大的事情,就是在一個月內,死了四個女生你知不知道,通常一個學校要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會制定新校規?

 雪盈思索道:當然是在學校的利益受到損害,或者學生因為某件事情發生重大事故的時候。她全身一振,倒吸了一口氣:你是說那個新校規的制定是因為死掉的那四個女生? 不錯。我點點頭。──而且還有一點我可以確定的是,那四個女生一定玩過碟仙的遊戲! 雪盈突然無力的坐倒在地上,她用力握著我的手,語氣裡充滿了恐懼:那麼我們也會死掉?我們五個人全都會死掉?!

我們不會,我們誰都不會死。我將她摟入懷裡,沉聲道:只要有我在,我就不會讓你死,絕對不會。

雪盈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許久,居然噗哧一聲笑出來。 搞什麼!難得我這麼認真的說。我滿臉慍怒的推開她,抱怨著。 卻又被她緊緊的抱住了──謝謝你小夜,雖然你個子不高,但是好可靠。 ──什、什麼話?! ──什麼叫做個子不高!! 雪盈的聲音到最後卻變得沙啞起來我的手滑過她的臉頰,碰觸到了一些溫熱的水滴。 那是淚。女孩子的淚。